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级反派系统迷案(上)

作者:仙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东宸王都睆城三个月内接连发生了三起大案。

正月十五,礼部客曹侍郎严享在家中被杀,却未曾伤及其家人。

二月初六日,谏禄阁补阙大夫许敬公于归家途中遇刺,伤及五脏,不治而亡。

三月廿七日,工部尚书吴唯正一家被害,满门二十七口无一幸存。

作案手法极其相似,刑部验尸官检验结果是,均为一刀毙命,多余伤痕为杀人后伪造,显然为一人所为,如此大案,涉及多位朝堂重臣,已危及社稷,宸王湦震怒之下,在大殿上严斥负责王城安危的督御司,斥其无能,贬谪内督御魏庸,连降三级,协助刑部及神捕司调查此案,若不能戴罪立功,贬为庶民,终生不再录用。

刑部尚书动作神速,早已命得力下属日夜探查。倒是以精干闻名的神捕司司典卓正功迟迟没有动作,只是数日前请旨,调任一位黎州新任的行典令入王都协办此案。

没有人知道卓正功的真正用意,七神捕尚有三位在王都,为何偏偏调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行典令?

“这儿是卷宗库,你的牌子有查看的权限。”楚青青怏怏的引着刘双熟悉神捕司,这个嬉皮笑脸的小子,怎么也跟传闻里连破两宗大案的聪慧年轻人不符。

刚刚卓大人赐了神捕金牌给他,又让自己领着他先熟悉下神捕司,然后协同她和三哥方君悦共办此案,司里那么多好手不用不说,难得二姐也快要回来了,也不知道卓司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谢楚姐姐!”虽然娇蛮了些,刘双对她却是有几分好感。

“神捕司可不比你们黎州司,看到什么可都不要乱说!”楚青青忽然敛起神色,问道,“你觉得,这三宗案子有什么疑点?”

虽说早有耳闻,刚刚方君悦也大略说了一遍,可是能在王城之内,如有罗网的巡防之中连续作案,犯人除了身手定然不凡之外,恐怕与朝堂权贵脱不开干系。

“我想,卓大人调我入王都的原因。”刘双没有回答,沉吟着,剑眉皱起,“或许是觉察到此案必然牵扯到朝中重臣,我突然发迹,无根无底,做起事来反而更顺手。”

“聪明的人倒是不讨厌。”楚青青嘴角绽放了梨涡笑意,“如果只是这个原因,那卓大人就不是今天的卓大人了。”

“哦?”刘双疑惑,看着笑起来的楚青青,有着少女才有的娇美清澈。

“执七神捕金牌,不受宵禁管束,可自由出入王城。”楚青青挑眉,“我准备夜探尚书府,有没有兴趣?”

“当然!”刘双眼神一亮,他最喜欢深夜探查案发现场,尤其是深夜发生的案子。

“嘘……”楚青青狡黠的笑着,水盈盈的瞳子滴溜溜的转,打量着四周,“别让三哥听见,他可不准我私自溜走!”

“想不到你这么怕三公子啊!”刘双揣着手调笑。

“笨蛋!”楚青青粉拳锤在了比她高了半个头的黎州行典令胸口,“我这是——是……”

一时语塞,楚青青粉白的面颊腾起红晕。

“哎呦,七公子又打人了!”刘双捂着胸口佯做受伤。

“嘿,本小姐今天就非得揍你了!”

………………

明正厅里,灰麻长衫,轻袍缓带的中年男人缓缓合上手里的卷宗,眼神飘忽不定。

他刚刚翻看了几页,却一个字都没有入心。

礼部、谏禄阁、工部,涉及三位当朝重臣,这样的大案子从未有过,那日宸王湦震怒,百官噤若寒蝉,除了恐惧责任之外……恐怕,最担心的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自己吧。

“司典。”方君悦跟随卓正功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个久经生死的男人如此恍惚,“为何这几日如此心神不宁?”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几件案子绝不是那么简单。”卓正功眉头紧皱,原本落拓的男人此刻显得格外沉郁,“它背后牵扯的势力,恐怕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方君悦想要说什么,一时间找不到适合的语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那两个孩子有什么动作。”想起那两个年轻人,卓正功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就像面对着自家的晚辈。

“打打闹闹免不了。”方君悦也露出宠溺的微笑,对于那个出身权贵的娇蛮小姐,起初他也颇有微词,但是三年以来,那个从少女出落成美人,但是一心做事,纵使有着贵小姐才有的娇蛮气,却从未显露娇贵的姑娘倒是着实令人钦佩。

“你们几个啊,没有跟青青年岁相仿的人,平日里还是少了些生气,毕竟那孩子才二十一岁,来了刘小兄弟,看得出青青还是很开心的。”卓正功轻抚着自己生了茧的指关节,眉眼温柔起来。

细细想来,似乎从楚青青跪在神捕司外三天三夜,请求进入神捕司那天开始,原本不苟言笑的卓司典的脸上,偶尔开始会露出柔软的笑意。

“求卓司典收青青入司!”青涩美貌的少女跪在神捕司门口乞求,来往的行人侧目私语。

“卓大人传令,神捕司非寻常府衙,休要再此胡闹!”是他替卓大人传令的,希望这个女孩知难而退。

“卓司典若不收青青,青青就长跪不起。”那个肤若凝脂的少女斩钉截铁的坚持着。

方君悦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些年如她一样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无一例外都被卓司典的严格而驱逐,这个女孩子生的如此娇美,神捕司确实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她在门外跪了三天了,不吃不喝,就要坚持不住了。”方君悦有些不忍,看着少女因为饥饿而惨白的脸,再跪下去,那双腿怕是要残废掉了。

“——让她进来吧。”沉默了许久,卓正功终于开口。

“是大人!”方君悦不知道自己为何居然有些欣喜,笑意忍不住的溢出嘴角。

那个时候,卓大人是为什么终究收了青青入司呢,是因为她身居高官的父亲的缘故?还是想给那个少女以擅自逃婚后的庇护和归宿?

或许都不重要了,看着那个活泼明媚的姑娘,卓大人眼里——是如师如父般柔软的光芒吧。

“他们似乎约定,今晚要夜探尚书府。”方君悦迟疑了片刻,还是如实道来。

“让他们去吧,神捕司总有一天要交给你们年轻人,那两个孩子很聪明,我很喜欢。”卓正功出乎意料的没有阻拦,“青青虽然骄纵了些,但是分寸从来没有错,刘小兄弟的身手很好,又机敏过人,不走错路也是前途无量。”

“是。”方君悦禀退。

“君悦。”卓正功叫住了下属,“你跟着他们,不要被发现。”

“是。”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帮忙。”卓正功犹豫片刻,嘱咐。

“是。”

………………

暮色从四方八方合围,王都睆城的夜晚与寻常州郡也没什么不同,一样的沉默,一样的烛火渐熄。

倘若非要找出不同的地方,除了传闻里的北市夜里才会开市的鬼市街,或许就是王都格外的纸醉金迷的酒楼,挥金如土的富商公子,巧笑生情的少女美妇,挥霍着大把的灯红酒绿。

月色被浓云掩藏,暗夜里,销金窟里亮起的星星点点的灯光辉映着闪烁的星辰,早春的夜里,北风尚且夹着凉意。

借着夜色的掩藏,两个矫捷的影子踩着屋脊迅速的消失在泼墨般的黑暗里。

“笨蛋,你居然跟得上我!”一身紧身夜行服的玲珑女子压低声音对着紧随其后的黑衣男子说道。

“楚姐姐好俊的轻功,可是师承承隐学宫沈教谕?”刘双轻功学的并不好,勉力跟上楚青青的步子。

“你认识沈师傅?”楚青青惊愕,步伐稍缓。

刘双足尖轻点,从一个屋脊跃起,落下时已是旁侧的墙壁,“神捕司耳目遍及宸国,也许,遍及天下,楚姐姐怎会不知刘双来历?”

“刘双,浥州洛城人,幼从乞其父,寄身于洛城北北谷山山神庙,旦夕为食所忧,年九岁,父死。时承隐寺高僧游历洛城,怜其苦,乃收为俗家弟子。及加葵,常往返于承隐学宫。”刘双自顾自的念着在神捕司卷宗阁看到的关于自己的记录,或许是此前的自己人微名小,到底还是语焉不详,不过竟然连自己这么小的人物,都被记录在册,神捕司的手段,究竟有多深。

“我倒是小瞧了你……”楚青青暗自赞叹,“家父是浥州督略楚雄才,想必你也知道,小的时候,沈师傅经常会到家里教我的哥哥们。”

“沈师傅还好吧,我也有五年没见到他了。”楚青青想起那个总是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瘦削的脸上颧骨高挺,教起武学来却一丝不苟,据说沈师傅那一身的轻功身法,就算在学宫里也是数一数二。

“嗯,我也只是学宫的外门学生,见过几面而已。”

“前面就是尚书府,现在早已封禁,没有卓大人和刑部李大人的亲许,任何人不得入内。”楚青青轻车熟路,那日探查现场时,她也在内。

“我们从后墙进去。”楚青青低声,蹑手蹑脚的避过刑部和神捕司的双重封锁。

十几个巡逻的卫兵拄长枪,打着哈欠昏昏欲睡,等待着换防的同僚来接替,这看守案发现场的工作还是来的轻松,毕竟少有人会愿意接近这冷森森的死亡之地,为首的卫士叮嘱着下属提起精神,自己的上下眼皮又打起架来。

“咚——咚!咚!咚!”锣声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老更夫手中的火亮隐没在巷角无踪。

负责巡夜的巡防营精神的多,他们十人一组,举着灯笼,长剑反射着火光,透着肃杀的寒意。

“走——”楚青青熟悉巡防营和守卫的换班时间和死角,当先轻身一跃,已然纵身翻过墙头,踮脚落入尚书府衙。

斜眼瞧着刘双紧随其后,楚青青闪身几步贴着窗棂站紧。

借着偶尔穿透浓云的月色,刘双四下打量,这尚书府倒是蛮大的,好在不会有人想到,神捕司的七神捕也会偷偷夜探现场,他们两人本可不必如此小心,不过如果大张旗鼓的探查,凶手必然也会得知一二。

“吱——呀——”不过几天的光景,这原本富丽堂皇的尚书府就变成这副模样,连窗子都发出年久失修般的细微声响。

两人轻身跃起,夜色掩着他们的身形,两人悄无声息的溜进了内室,小心的避开几具,蹑手蹑脚的,在黑暗里,心照不宣的凝神静气。

“尚书府一般什么时候闭户。”刘双沿着地板一抹,然后凑到鼻尖轻嗅。王都不同于寻常州郡,有着严格的宵禁,王孙显贵也不可免,即便是那灯红酒绿的酒楼,到了深夜时分,也要闭户谢客,留宿的客人也只能等待破晓才能离开。

“三月廿七日夜里遇害,那日并无朝议,官贵家里,一般刚打二更会闭户,众人休息会晚一些,大约二更过后。”楚青青白日里已经探查过,她水盈盈的眸子四处观瞧,心底模拟着凶手可能的作案方式。

“我听方大人说,刚打四更的时候,他和卓大人赶到就晚了。那个更夫也是一无所知。”刘双沉吟着,“我想,与其从这一案中寻找,不如想想严侍郎、许大夫、吴尚书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这一点卓司典和三哥也想过,但是无从下手,许大人身为谏禄阁大夫,得罪的人必然不少,吴大人身居尚书之位,想谋害他的,数也数不过来,倒是严侍郎,虽有职权,却是很难得罪什么人的。”楚青青清秀的眉头紧锁,从小沐浴在官场的她接触的权谋自然不在少数,父亲早早的为她定了门亲事,虽然只是个郡守的儿子。

“我看了三位大人的卷宗,的确无迹可寻。”刘双思虑了许久,还是缓缓说出,“可是,从朝中其他大人的卷宗里,还是看得出一些端倪。”

“你用一下午的时间便读遍了卷宗库?”楚青青错愕,睁大了清澈的黑瞳,她是家中的天才,哥哥们要学半个月的身法招式,她只用一天就足够。进了神捕司以来,大小案件无不经手,卓正功有意无意的栽培她,她也不负众望,除了武学上进展不凡,心思谋略上也稳步提升,所以这次才派她跟三哥协同办理这样的大案。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黎州来的区区一个小行典令,居然有这样不凡的能力。

寂寂冷夜里,明眸女子看着近在咫尺的黎州行典令,秋水般善睐的眼里除了疑问之外,竟有一丝丝戒备。

延伸阅读

福航不锈钢管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per7.shtml
福航不锈钢管广泛应用于建筑装饰、机械化工、家具制造、食品饮料和市政环保等领域。福航不

瑞泽海参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nj2p.shtml
瑞泽海参是一家集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海产品公司,公司充分发挥地域优势,在渤海湾纯

诗锦梵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ng92.shtml
诗锦梵女装一直坚持走中重量级产品线。吸取国内外出众技术之精华,引进国内外出众生产设备

盛世正通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dyph.shtml
盛世正通化妆品位于中国,该公司主营重量级书画礼品,经销美国好健康营养补充品和护肤品。

娜欣地毯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b3x0.shtml
娜欣地毯加盟详情娜欣地毯(上海娜欣地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组建人由于有着多年

谊品生鲜超市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b64p.shtml
谊品生鲜是安徽超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又一推出的生鲜超市品牌,创建于2015年,最初的活

悦威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aiaj.shtml
大连悦威水处理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水处理设备设计研发、制造、销售、安装维护于一体的

梦斓莎窗帘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si82.shtml
梦斓莎窗帘从澳洲引进实力窗帘品牌,致力于通过高品位、高质量、绿色环保、设计多元的窗帘

走出趣劳务派遣城市代理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x2yx.shtml
走出趣劳务派遣招商的火热,体现了实力,同时也体现了商机。走出趣劳务派遣,为您实现出国

般若尚品珠宝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sxg0.shtml
般若尚品(香港)有限公司位于香港荷里活商业中心,是奢华珠宝公司下属的一家全资子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们的大学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因为心中带着一股无名的恼怒,让斯特兰奇存心冷待温妮。他没有回应温妮的话,转而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这间屋子的布设。除了明亮的灯光,这间花店的布置并不像斯特兰奇在那些中心商务圈里看到的花廊那样布置的精致,它过于整洁单调,不满足花店一般想要营造的浪漫温馨的气氛。其中有一部分花斯特兰奇能够叫的出名字,也有

  • 点墨山河[星际]第1章在线阅读

    新文《盛世离歌》已开,欢迎移步观看。廊州城郊,拂河酒家。夕阳渐要暮沉,这个时候,酒家门前的客桌上已经簇簇拥拥的围满了人,三五坐着交头接耳在讨论江湖事的,又或是粗壮大汉双手叉腰划拳*酒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皆有。反正,这里本来就是鱼龙混杂之地,所以,宫弦月才会选择在这里等待。等,她要的消息。春日晚暮微寒

  • 我在大唐做机械师小妹

    经过了册封典礼从今以后我就是长公主了,我的命还真不错刚过来就糊里糊涂混了个长公主,看电视上的穿越剧女主都得从基层做起,看来老天对我还是不错的。第二日清晨,就被印儿叫了起来,说我父亲要带着我和我妹妹去宫里给皇上谢礼。我坐在梳妆台上问:“那二哥不去么?”印儿说:“回长公主,二公子向来不喜欢皇权规矩,躲得

  • 异域怂人传在线阅读第5节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摇头是看不起我吗?”在浙水大学的某个操场之上,刘达看着林鹰,喝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听到这刘达的话,林鹰看了看周围,而后指了指自己疑问道。“废话,不是你是谁?”刘达不客气的道。“你没毛病吧。”确定刘达是在跟自己说话,林鹰直接怼了回去。“你这是在玩火!”听到林鹰的话,刘达怒火中

  • 青魔武尊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了,说说你们以前的事吧。”欧泷谈谈道。“唉。”奥尔叹了口气,“我、雪莉、艾斯特,以前是好朋友。我们都在“圣光教会”,又一次去执行清剿魔族巢穴任务,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一个没死的亡灵虚箭射手突然对我们发起偷袭,他对着艾斯特连着射了几箭,艾斯特没反应过来。突然,雪莉把他一推,他

  • 短篇集之联合杀敌

    潘庆坤的砍刀突然在半空中胶住不动,原来是欧阳宇使用功法“巨虎不破”尽管“巨虎不破”那种“圣迹“功法防护下那种伤害也是有点勉强。(“巨虎不破”功法,“巨虎不破”和“天神钦龙”,“神石素灭”“圣基姜抠”为四大最强“圣迹”功法来源于“修真界”是欧阳宇最拿手的功法之一。)这时潘庆坤又打了欧阳宇一刀,这一刀打

  • [微微一笑很倾城]我与Violin在线阅读第9章

    笔直整洁的走廊尽头,一面巨大的玻璃随着顶部一闪一灭的报警器反射着荧光,荧光折射将呆立在门口本就不安的佐拉影子拉长。感受到这紧张的气氛,他吞了吞口水,透过玻璃看着监控室内巨大的墙面上满满运作的屏幕,最后缓慢地回头看向躲起来的缪尔。见状,缪尔抬起下巴威胁地伸出手抹了下颈脖,佐拉深深地吸了口气,推开门进去

  • 男神食用指南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了车,林逆、阿文和胖子来到一家酒店,准备入住。“请问先生,您有提前预约吗?”前台女接待对林逆报以职业性的微笑。林逆摇了摇头,他们俩也没注意要提前预约。“还有其他多的房间吗?我们一间就够了。”胖子抓抓脑袋,觉得有点尴尬,竟然忘了预订,现在只希望还有剩下的房间。听着林逆和胖子的回答,又扫了一眼林逆和胖

  • 覆宋在线阅读第5节

    风云变“不过,哪怕是上古龙凰千叶称神也不可能这般惊才绝艳。”王座上的男子话音因一转,随机沉浸道:“女皇,你有事没说吧。”紫衣少女眸光一闪,轻叹了一口气。看来终是瞒不了的,唐问天啊,你的存在,到底是对是错。“是,陛下,我看见了,他觉醒龙脉的那一刻!”紫衣少女清幽的声音传来。“怎么可能?”一边的黑衣男子

  • 青汐何昔在线阅读死亡墓地

    辉煌的云市皇族,两个人在里面吃着东西。“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能力的?”张云问到坐在他对面的凌宇。“呜呜呜呜呜呜……”由于凌宇的嘴中塞满了食物,所以导致他说话根本听不清……“额……你在说什么啊喂。”张云无奈到。凌宇把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然后说到:“我说,我是凭直觉知道的,我的直觉很准的。”说完,便继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