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穿书]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卷卷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1973年7月13日,伦敦圣马修福利院。

十一岁的塞西莉亚•维特施托克很少会想起——或者说是想象——自己的亲戚是什么样子的,事实上,她已经有将近六年,甚至可能是七年那么长的时光没有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不会梦见他们,事实恰恰是完全相反。

那些梦里面有酷热难耐的阳光,将那不算宽阔的、水泥铺就的马路照得有一种白花花热辣辣的颜色,但是道路两旁被栽种得整整齐齐的树木给这里提供了足够的阴凉。浅绿色的草坪被什么人照管得很好——或许是那些在婚后选择了照顾家人孩子而不是出去工作的全职太太们,至少都被有规划地修剪过了,偶尔能在玫瑰花丛里扔着被孩子们遗弃的旧玩具,一条输水软管直直插过一块草坪,从这里路过的人们在某些不那么吵闹的时候——比如说,清晨——可以听见隐约清水从那里面流动的声音。

那是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而她,塞西莉亚,觉得这一切景象都现实得不可思议。

然后,某一栋白色的房子跟前,会有两个半大不小的女孩子在向着她招手,其中一个大约有十岁左右,蓄着齐耳的栗色短发,从外表看上去十分的文静而腼腆;另一个看上去年纪小一些,大概只比她——塞西莉亚——大上两到三岁,鲜艳而浓密的深红色长发披散在肩上,仿佛是一团火焰在跳。

——她听到了那两个女孩的笑声。

塞西莉亚有时会猜想自己应该曾经是真切地见过她们的,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她的记忆力还为她保留着她们的大致轮廓——文静的女孩,活泼的女孩,她们年纪相仿却又不尽相同,她们性格迥异却又彼此关心,她们有着布娃娃般美好快乐的脸庞,还有在秋千上面飞扬的粉红色蓬蓬裙和蝴蝶结飘带——在那一切发生之前,只可惜现在她已经不怎么记得了。

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因为在那个梦里,她是一个参与者,而不仅仅只是旁观。

当那个改变了塞西莉亚·维特施托克往后全部命运的早晨来临的时候,她就在做着这样的梦。

与绝大多数的时候一样,塞西莉亚认为自己或许宁愿让自己沉浸在那些简单而美好的梦境里,但是她明白已经是白天了,虽然时间并不算晚——阴沉沉的黎明时分——那些为数不多的阳光的确已经透过破败的灰色粗布窗帘透进了室内。她发现自己在那张属于她的木板床上紧紧地缩成了一个椭圆形,而且四肢已经被用旧床单铺着的木板床给嗝得有点发麻了。

头上传来的疼痛几乎不可能忽视,可是她仍然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努力抗拒着身体上传来的僵硬以及麻痛感,昏昏沉沉地暗暗希望着早饭里或许可以有半片黑面包。

塞西莉亚甚至没有完全注意到,她是被人狠狠地一把扯住了头发弄醒的。

“维特施托克。”那个用粗暴的方式把她弄醒的大孩子站在床边板着脸看着她,黄褐色的头发编成了一根粗粗的辫子,神情里面带着不可掩饰的厌恶:“起来,卡西塔夫人要见你——现在就要。”

塞西莉亚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玛格丽特·卡西塔夫人,伦敦圣马修福利院院长,是一个严肃并且虚荣的女人,喜欢用一切她所知道的最严厉的手段管教(以及惩罚)福利院里面的孩子。

她害怕见到她,因为那通常都说明她有什么事情做错了。

但是眼下的情况显然不容她选择。

当塞西莉亚被那个孩子从床上弄起来之后,就直接被带到了通常是院长卡西塔夫人用来会客的那个阳光充足的那个房间。她甚至没有时间整理一下被匆忙套在身上的那件尺寸不合适的蓝色外套。

“可是,马蒂,”她一边一路努力小跑着试图跟着那个带着她走的孩子,一边紧张地提问,“卡西塔夫人为什么要见我……我是说,请问?”

塞西莉亚苦苦回忆这次自己又干了而什么导致卡西塔夫人大发雷霆,甚至会这么一反常态地在一大早——连她一向最重视的晨祷都不顾了——就打算把她扯到办公室里面去收拾她。而塞西莉亚记得,自从上一回卡西塔夫人因为她床上那件叠得不怎么整齐的灰色外衣罚她在院子里站了一整个下午以后,她就再也没敢忘记过打理自己的床铺……至于那件充当了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的外衣,那件事之后塞西莉亚甚至不怎么敢去伸手碰它。

这次又是为什么?她肯定昨天没有忘记做晚祷;在米歇尔小姐——她的德行老师——来问话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说敬语;大人们交代下的功课也都完成了;她记得她仔细地收拾过自己的桌子才离开了教室,而且也没有乱说话,也没有任何奇怪的行为……至于今天,她根本就什么错都还没有来得及犯。

“我只知道有个奇怪的女人来跟夫人说要见你。”那个叫做马蒂的孩子回过头来,恶毒而轻蔑地对着她,“哈,你肯定正在为此感到乐不可支吧?因为可能终于有个什么人打算来收养你了,你这个鬼鬼祟祟的、讨人厌的小撒谎精!”

我没有撒谎,塞西莉亚想要这么辩解:我的确看见那些东西了,而且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看不见。可是提不起足够的勇气,而且她其实也知道,这么做不会带来任何的好处——走廊尽头那扇深红色的门几乎已经近在眼前了。门里面隐隐有一些谈话的声音传出来,但是塞西莉亚听不清内容。

“卡西塔夫人,”马蒂扯着塞西莉亚停在那扇门面前,“夫人,很抱歉打断您会客,不过维特施托克已经来了。”

门里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卡西塔夫人特有的声音——严厉、刻薄——隔着厚实的门板响了起来:“那就别在门外一直傻站着,让她进来。”

马蒂把门打开,然后从后面狠狠地推了塞西莉亚一把,把她推向了屋子里——显然她自己并不打算进去——门里面坐着塞西莉亚一向惧怕的卡西塔夫人,以及另一个神情严肃的黑头发女人。那个女人面前放着卡西塔夫人最喜欢的一个精致咖啡杯子,白色瓷上用金线画着长着翅膀的小圣婴的图案,卡西塔夫人一般只用它招待重要的客人。

那个女人披着一件塞西莉亚从来没见过的样式奇怪的墨绿色斗篷,厚实的黑色头发在脑后绾成了一丝不苟的椭圆形发髻。她正在用一种异常认真——几乎可以称得上严厉——的神色打量着她。

女人慢慢地搅动着手中的那杯咖啡,但是一口也没有喝。

塞西莉亚觉得她的神情看起来有点像是另一个卡西塔夫人,她生来就白得像大理石的脸,此刻似乎透出了那种石头所特有的冷漠与坚定,尤其是她的嘴那么紧紧地抿着,仿佛只有用雕刻家的凿子才能把它敲打开,看到塞西莉亚的模样之后,她的眉宇间似乎渐渐地蒙上了一种凝固了似的严厉神色,显然是对什么感到了不满。

塞西莉亚局促不安地往后低头往后退了退,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个什么样子——她的衣着不够得体,而且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卡西塔夫人待会儿会为了这个而大发雷霆的。

卡西塔院长本人在此时已经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那么,这位夫人,您也看见了——这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就是您要找的塞西莉亚·维特施托克,不过就正如我所说的,她有那么一点儿……不正常,而且不老实,爱撒谎。我有很多次都想把她的那些毛病给彻底板过来,不过如果您依旧打算带她走的话……”

“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女人简单地点了点头。

卡西塔夫人稍微顿了顿,然后似乎决定后面的话还是不说为妙:“……好吧,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请原谅,不过我想我现在恐怕要去看着那帮孩子做祷告了,他们应该从心底里敬畏天主,并且永远心怀感恩——不论怎么说,如果愿意的话,您可以就在这里和这孩子慢慢谈。”

“当然是这样。”披着斗篷的夫人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并且在卡西塔夫人领着站在门口的马蒂出去之后,把目光转向了她——塞西莉亚禁不住往一旁缩了缩,因为刚才卡西塔夫人出去的时候向她充满警告性地瞪了一眼。

“你好,维特施托克小姐。”那个女人严肃地说,把她吓了一跳:“我是霍格沃茨的米勒娃·麦格教授。”

塞西莉亚没有听清她之前说的那个名字,但是这很奇怪——她也许真的像所有人告诉她的那样孤陋寡闻而且不懂礼数,可的确从来都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至少卡西塔夫人从来都喜欢尖声地连名带姓地称呼这里的孩子。

这种称呼让她觉得不安。

“您好,夫人。”她拘谨地低着头,却依旧忍不住要抬眼去看眼前这位穿着深色衣服的夫人,她还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会穿成这样的,就好像一件长长的式样奇异的袍子。

“那么,维特施托克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对吗?”

“我……我不清楚,夫人。”塞西莉亚的双手扭在了一起,她不安地看了女人一眼,“不过刚才马蒂告诉我……我,我是说……您是来收养我的,是吗,夫人?”

那个女人对着她皱起了眉。塞西莉亚几乎是立刻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错误的——甚至可能是有点愚蠢的——问题,尽管她还不知道愚蠢在哪里。可是如果眼前的这位夫人不是来收养她的,那又为什么专门要见她呢?她有点局促地将左手收在背后,那里有一道被尖利的石头划开的伤口,由于天热和过期的伤药,已经开始有点微微的发炎,几乎是下意识的,塞西莉亚希望眼前的夫人没有发现它。

“不,维特施托克小姐,这不是我今天的目的。”女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提出了另一个:“虽然这本来不是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不过我想我还是得先问你一句——你想去上学吗?”

“……”

上学——塞西莉亚细细思索着这个词,事实上,她认为自己已经在上学:每一天在这里做的事情除了祷告与赞美诗,她也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学了些他们要她学习的东西,比如算术,比如最基础的法文,而且将要开始学一些绘画——她不能想象如果这样还不能称之为“上学”,那么什么才能算是呢?

女人若有所思地看看她,慢吞吞地说:“我想,维特施托克小姐,他们大概没有给你看信吧?”

——信?

她茫然地摇了摇头,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信。

麦格教授露出了毫不意外却又带着点轻蔑的神色。

“我就猜他们会这么干的——每年都有这种事发生——所以我今天顺便把信给你带来了,维特施托克小姐。虽然有些迟,但是我依旧希望你能认真阅读上面的内容。”女人的话音很平静,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她的语气似乎隐隐有着一丝不屑,“不过简而言之,霍格沃茨是一个魔法学校,如果你到那里去,你将会在那里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巫师。”

塞西莉亚呆住了。

很久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还是能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浑身僵硬地坐在卡西塔院长的办公室里,不愿意——更多的是不敢——打断麦格教授,可是毫无疑问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对不起,夫人。可是您说我要当一个……一个……?”

“一个女巫。”麦格教授干脆地说,“当然,我们——学校——了解你的情况,并且希望你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巫师。你有这样的天赋——你具有那些麻瓜所没有的、操纵魔法的能力,如果你愿意,我想读读这封信会有助于你理解我的话。”

她一面说着,一面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被密封好的淡黄色信封,她把它按着桌面向塞西莉亚跟前推过来,那上面写着“罗斯代尔路三百二十八号,圣马修福利院,二楼第四个房间第三张床,塞西莉亚·维特施托克小姐收。”

整封信用的是黑色的墨水,字体是一种很好看的倾斜式花体字,不过塞西莉亚愣愣地瞪着那封信:这样的地址写法也太奇怪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封信的地址是这样写的。

从来没有。

不过就通常来说,如果一个人正在等着你对什么事做出行动或者回应,而你却只顾一个人傻乎乎地发呆,这无疑是不礼貌的。所以塞西莉亚立即接过那封信,撕开封口,从里面抽出信纸。

她觉得那张信纸摸上去有点奇怪,好像不是平时所常见的那种书信用白纸,而是用某种更古老也更厚实的什么东西做成的。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莱恩·邓布利多。 (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

亲爱的塞西莉亚·爱德华·维特施托克小姐:我们十分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之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女)米勒娃·麦格谨上

在很长的一段沉默过后,塞西莉亚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她发现坐在对面的麦格教授正在看着她,等着她首先打破沉默。

“可是夫人,巫师是……”塞西莉亚小声说:“一定是有……有什么事情弄错了……巫师……他们都说巫师是……是不存在的。”

麦格教授挑起了眉毛:“他们?”

塞西莉亚不安地点点头,她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要在一个陌生的女人面前说自己院长的坏话——如果这些话最后传到了卡西塔夫人那里去又会怎么样呢?不过还是……

“是卡——卡西塔夫人,还有其他的老师们,他们告诉我们说——说巫师是不存在的,任何——任何试图宣扬它的人都是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是邪——邪恶的,要被人钉在木桩上面用火烧死。”

这一段话她说的磕磕巴巴,困难万分,塞西莉亚还没有学会那些所谓的“说话的艺术”,她努力想要表达明确自己的意思,与此同时却又唯恐得罪了眼前的夫人。

“麻瓜。”麦格教授皱起了双眉,这是塞西莉亚第一次清楚地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厌恶和轻蔑的成分,“总是恐惧一切他们所不知道的事物,并且毫无理由地横加禁锢,对明摆着的事实视而不见,这简直就是——”

她没有顺着那个思路说下去,转而严肃地注视着塞西莉亚:“如果你决定去霍格沃茨上学,我就会向你证明巫师,以及我们所拥有的世界,是存在的。现在,维特施托克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打算去上学吗?”

“可是卡西塔夫人说……”

“卡西塔夫人或许是个有信仰的女人,我不会对这一点妄加评论。”麦格教授冷淡地打断她,语气里面已经带上了一丝不耐烦。“不过你现在就可以过去和她说,说我是一个女巫,然后我们就可以看看她会不会举着火把要烧死我。”

塞西莉亚不敢说话了。

“那么,维特施托克小姐,你的回答是?”

“我——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钱。”塞西莉亚低声说,不自然地在椅子上面动了一下,她感到她现在正在浪费时间——特别是那位夫人的时间,目前的情况是,她来这里想来劝说自己去上某一所学校,而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支付学费的财富——在这里的孩子都是这样的,除非他们足够幸运到能找到一家愿意收养他们的人家,否则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像普通的孩子那样去上学,去认识朋友,然后有一天毕业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

塞西莉亚为此感到了一种愧疚,她应该一开始就跟这位夫人说明白的,她早就应该告诉她自己没有钱,所以不能去任何地方,这样这位夫人就不会恼火自己居然在她这个小丫头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她看起来很忙。

“对不起,夫人,”塞西莉亚低下头,不敢去看麦格教授的目光,“可是我想我哪里也不能去。”

不过麦格教授并没有发火。

“哦,如果你只是顾虑到这一点——”她说,声音听上去要比刚才和缓了一些,“我想这很容易解决:我们早就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自从霍格沃茨创建以来,你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拥有这种麻烦的学生,维特施托克小姐,这是霍格沃兹提供给需要资助买书本和长袍的人的基金。如果你愿意使用二手长袍以及课本的话,你就会发现你实际上并不需要担忧金钱方面的问题。”

说着她把一个小皮袋递了过来,袋子并没有封口,塞西莉亚看见那里面装着一些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奇怪的钱币。“这些足以应付你第一学年需要的一切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有一个,夫人。”塞西莉亚的声音依旧很小,不过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似乎有足够的勇气可以看着麦格教授的眼睛说话了。“什么是麻瓜?”

延伸阅读

天恩化妆品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ptxr.shtml
天恩化妆品保湿补水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去角质祛斑去黑头卸妆美白抗皱粉刺/抗痘提

小门瞳手机远程遥控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no0c.shtml
小门瞳简单易用,可随时随地用手机远程遥控,用手机获取彩信照片。它还将图像移动侦测及手

北京迈斯特深化养护品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yv5j.shtml
①美国MeisterGroup公司成立于1975年,总部位于巴伐利亚州。主要从事燃油

上海之夜KTV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6tru.shtml
和朋友一起欢乐飙歌的氛围,让每个人都能放开歌喉,大声唱出自己!上海之夜KTV是集聚风

Avid酒店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6o6w.shtml
Avid酒店是隶属于洲际酒店集团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全新中端酒店品牌Avid的全球酒

宏昌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xrkh.shtml
宏昌洗衣连锁店的洗整烫设备建立起来的北京中央洗衣直营工厂,工厂地处顺义区李桥庄子营,

艾捷五金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xz53.shtml
艾捷五金可全面提供各种不同需要的铝合金塔架组合。所有塔架均适合于室外及室内应用。AS

金鹤王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ddmv.shtml
金鹤王塑料制品生产的PP合成纸的特性及用途PP合成纸主成分为聚丙烯塑胶,合成纸因是高

长三去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nnnk.shtml
长三去服装加盟总部经销批发的风衣、棉袄、羽绒服、连衣裙、外套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大乘礼佛用品加盟  http://www.booking-bulgaria.com/gdbx.shtml
“大乘礼佛”佛教用品加盟,专职批发各种材质佛教用品,结合现代材料和科技设备,使工艺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下的余光在线阅读第三章

    “知道了知道了。”胡二道耍赖般应答道,眼珠一转。“系统,我问你,拐.卖人口有时间限制吗?”“不是拐.卖人口,是促进人才外汇。”系统文雅地纠正了他的说法,才正面回答,“一般来说,没有,但我的能源是有限的。”“所以,如果消耗太多能量而没有补足,可能导致无法离开。”“这样啊……”胡二道慢悠悠地点头,若有所

  • 妖尾之锻打天下在线阅读第5节

    安家宜让旅行社拿出自己签的文件,一一看了,心跌入深渊里,这些人怎么这么黑心?她的爸爸没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没了,他们想的却是如何逃避责任,逃避补偿,以坑蒙拐骗的手段让她签署了旅行社免责的文件,难道这样他们就安枕无忧、良心安稳了?安家宜指着他们的鼻子质问,“你们的良心呢?良心都哪里去了,我爸爸好端端的

  • 律政佳人在线阅读第6节

    真我老道夜晚回来便去寻找林景云,在真我峰上撒欢似的跑着,跑到林景云房前,大声说道:“景云景云,睡了吗?睡了吗?”林景云迷迷糊糊的回道:“怎么了,师傅,都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吗?”真我老道听到林景云的声音断定他已经困了,就说了一句“景云,明天换上你最好看的衣服,记着啊,穿最好看的衣服。”林景云迷糊的回

  • 都市伏妖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视频播放完毕,子义最先回过神来,“不用忐忑了,这肯定是妹妹了。”绪长平提议:“都这么晚了,也别回去了,明天早点起,去找院长”郁玮奇拍拍燕韵夏,“能不能睡觉,不能的话我们陪你刷夜吧。”燕韵夏摇摇头,“不用,你们去睡觉吧,我现在没心情睡,只想再看几遍视频。”6点,子义最先起chuang,“你这真一点没睡

  • 我在斗气世界开创魔法人在城在!

    “末将参见国主,末将有罪,望国主处罚,只是这威武将军的孙女也……”一看到禄申滕来了,薛明即刻下跪请罪,现在这样的局势,已经不是他发兵攻城就能解决了,现在,他们的将士,怕是没有了方才的士气了。“薛将军,你是想告诉孤,你只是输给了威武将军的孙女吗?威武将军的孙女也不过是女子吧,更何况是这样的小女孩?”有

  • 妖尾:我吃了一颗魂魂果实第7章在线阅读

    夜幕繁华,楼阁烟花,与洛阳皇城完全是两个极端。李长白在洛阳百姓众目睽睽之下被十余名金吾侍卫所伏,一身怒火再也压抑不住。手持惊鸿,拔剑而出,似苍天翔龙长鸣,挽着剑花便与众侍卫周旋。长白心知,李存勖的侍卫,都是天枢府中人,就修为武功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想了想,一阵苦笑,笑自己心肠太好,面对那只臭狐

  • 麦克米兰家族史在线阅读第9节

    话音刚落,随着一阵有节奏的“咚咚咚……”的声音,又进来了一个男人,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即使和好友说话,也没有多少感情。他长得英俊非常,颧骨饱满,山根坚毅,眉峰流畅,眼窝深邃,眼角细而尖,扇形双眼皮很窄,到眼睛的后半段才延展开来,目光淡漠中透着犀利,薄唇紧抿,一副任何人都勿近的模样。男人很高,目测接近

  • 第九世之番外·辛德瑞拉(5)

    很久以前,辛德瑞拉就觉得父亲的死不对劲了。她被继母困于庄园内,不允许她学习读书,不允许她进入父亲的书房,更不允许她见到除了这个庄园以外的人。她被安排做大量的家务,住在阴暗肮脏杂乱的阁楼里。但是这都不能阻止她想要查清父亲死亡真相的念头。可是追根究底为了什么,连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明明,记忆里的父亲早已模

  • 假面骑士的综漫旅程在线阅读妖元大帝

    “哎···张思语,大笨蛋,想什么呐!”“思春啊···”张思语暗啐了自己几下,脸涨得更红了。掀开少年领子的手依然不舍放下。“咦···这里竟然有一个痣。”她心里默念了一声,朝少年的左耳看去。原来少年左耳垂的背面竟然有一颗粉色的,黄豆粒大小的,形如桃花的一个印痕。说是印痕,因为从没有见过有人有这种形状的痣

  •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神起在线阅读第3节

    云层豁然洞开,云天掩映之间,一座大山镇压天际。那锋顶似乎在九天之上,凌云之意扑面而来。大方城中,他们被宋哲收入袖中,此时云舟降落,大地扑面而来,近在眼前的大山黑压压的压了过来,这些少年一下子心便提了上来,不知不觉之间,便绷紧了身体。并没有预料之中的撞击震动,云淡风轻之间,云舟便停在了山门前的广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