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地球上线第一章

作者:莫晨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蜀南之地有个小村子叫秦家村,世代以种田养桑为主。

这会儿刚开春,家里有劳动力的人基本都下了地,为春种忙活。

但有一家人不一样,就是住在村后,靠近后山的一家人,老秦头家。

听说,老秦头进山采野味,被大长虫吓昏了过去,这会还在床上躺着,从昨天到今天还没睁眼呢。

众人口中的老秦家,现在愁云惨淡。

几个孩子围着老秦头哭,两个女儿更是垂泪不已。十里八村能请来的老大夫皆是一个个地摇头叹息,“准备后事吧!”

“爹,爹,你快醒醒,没了你,我们可怎么活呀!”声音调子拖的长长的。

“爷爷,外祖。”还伴有小孩的哭声。

齐暖暖眼睛还没睁开,最先听到的就是耳边的声音。

谁呀!看个电视就不能把声音调小点吗?不知道还有人在睡觉啊!齐暖暖心中狂吼。

她想翻个身,用被子捂着耳朵继续睡,发现有点吃力,只得睁开眼睛。

高高的房梁上,以她的眼力,还能看到上面结了几张蛛丝网。

她猛地坐起身,头一晕差点又倒了回去,等眼不黑时,身边两个大人带着三个小孩全部停止了哭声,睁圆了眼睛看他,脸上挂着欣喜。再一扭头,目光所及之处,木家具、木床、木窗,一切都古香古色。

她用手摸脸,一摸有点扎手,手一扯,她吸了一声,一根胡须从脸上扯下来,顶端还带了点皮肤细胞,另一只手也摸上另半张脸。完了,我长胡子了,那我岂不成男人了。

不顾她自我怀疑,三个孩子向她身上扑过去,争先恐后地叫着爷爷。

齐暖暖眼一闭又躺了回去,只余带着魔音的爷爷两字在耳边回响。

她一定是在做梦。

没错。就是在做梦,梦醒了,什么都不存在。

爷爷,呵!

见鬼去吧!

这梦也忒不真实,她一女的,怎么可能是爷爷。不对,是奶奶。也不对,应该是美少女才是。她一未婚的女青年,怎么会有儿子,儿子还生了孙子。

赶紧醒来,赶紧醒来。

旁边两女再次开口,“爹,你又怎么了?胡大夫你快过来再给我爹瞧瞧。”

“不急,我写完方子就来。”老大夫搁下笔,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床边,替齐暖暖把脉。

齐暖暖感觉有人拉过自己的右手放在床沿,又一只略显滑嫩的手正摸着她手腕上的大动脉。

这是梦,这是梦,她自我催眠。

“嗯!脉博沉稳有力,人是活过来了,配上我刚写的方子吃上个四五剂的药,保准你爹他能活蹦乱跳似个半大小子。”看着齐暖暖跳动个不停的眼皮,花白胡子老大夫捋着胡子笑眯了眼。

“太好了,多谢胡大夫,有房你们几个快过来谢谢胡爷爷。”

“多谢胡爷爷。”

“嗯!好好好,你们都是乖孩子。来,这是胡爷爷从城里带来的冰糖糕,一人一块,拿去慢慢吃。”

“好甜。”

“好软。”

“晓霜,你领着他们到外面院里玩耍,不要跑太远。”

“知道啦,大姐。”

一阵关门声,屋内只剩下老大夫与一个女人还有床上躺着的齐暖暖。

“行了,不用装了,我们知道你醒了。”是老大夫的声音,怎么变年轻了,齐暖暖依旧闭目。老娘就是不睁眼,看你们能拿老娘怎么办。就一梦,我还不能掌控我自己的梦了。

疼疼疼,快住手,你们对老娘的手做了什么。齐暖暖心中呐喊,就是不睁眼。

“我看,这根针有点细,得再换个更粗的来。”老大夫喃喃。“选哪个好呢!”

什么,针,刚才是针,她还以为是被什么东西给蜇了呢,真疼!还要再换根更粗的,那她岂不是更疼。

她悄眯眯地半睁开条眼缝,看见有个老头手中真的有一排粗细不一针,在上面挑挑拣拣。

我去,不要啊!老大夫赶紧住手。

齐睁眼,那针离她鼻子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好险她没有马上起身,鼻子保住了。

“醒了。”老大夫继续扎针,齐暖暖在床上慢慢挪着身子远离危险源。不管她如何躲避,咻咻咻几声,齐脸上扎满了银针,缩在墙角不动了。

我......。以下省略万字心理活动。

老大夫颇为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杰作,啧啧两声:“老夫的金针回春手又精进了一层。不错,不错。”

“胡先生,我爹他真的没事吗?”秦晓花担忧地问。怎么会被人一吓就吓成这样呢!头可不是不经吓的人。

“能有什么事,我看他好的很,还能再活几十年不成问题。”可逮住这滑溜小子做自己的试验品,老大夫心中乐呵呵。

胡大夫虽名不见经传,但也不是浪得虚名,秦晓花放宽了心,转而疑心对方来此地的行踪有没有暴露出去。“先生,是在哪里打听到我们的行踪?”

“自那一案了结之后,我就辞官四处溜达,走到哪儿算哪儿,能到这里,说来也是巧合。我一好友托我给他侄儿瞧病,就在这一带。去年末来的,在他府上一住就是小半年,最近日子暖和,我就出来走走,这不就走到这里来了。”胡不为打开医箱,用匕首一划,从箱子底部的隔层取出一封书信交于对面之人。“这是故人托我从洛阳带回来的书信,还有银票。”

“我记得你们是三姐妹,还有一人呢?”胡不为问。

秦晓花拿着信的书一顿,表情僵硬地回:“她离开了。”

胡不为看她表情就知道个中原由难以为外人道清,不再为难她继续问下去,又相互交流了些其它的信息。

他们的交谈让齐暖暖听得云里雾里的,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至到现在她还沉浸在变成了一个老爷爷的事实中。

我穿了,不是穿成公主小姐,嫡妻小妾,而是一个老爷爷,一个老爷爷啊!苍天啊!大地啊!她上辈子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吧!

就是穿成一个大妈大婶老奶奶也好过一个老爷爷啊!

齐暖暖内心悲愤的无以交加。

刚醒的那会儿,她见人人穿着古装,以为自己做梦,穿越到了古代,体会一把古人的世界。后来她被人扎疼,才知不是梦,也不是片场,尤其老大夫露出的那一手,没有丝线牵着,更没有特效师在旁指导,那飞针却能如同电影慢镜头般准确无误地扎上她的脸。

还能听到针刺破皮肤扎进肉里的声音。

当时那个惊恐,她感觉自己心都飞到了噪子眼了。

坏老头又看过来了,齐暖暖头皮一紧,双手护在脸前五尺左右,结巴地说道:“你,你又要干什么。”天呐!这是什么鬼叫的声音,这么难听!真不敢想象,他本人长什么样。

“记得一日三餐地喝药,一顿也不能少,地里的活儿可不等人。”老大夫背上药箱起身,向屋中女人拱手告辞。

老头女人一走,齐暖暖立刻下床找镜子去。

翻遍了房间每个角落,都没有看到镜子的所在。

齐暖暖停下一想,也是,古代的大老爷们照什么镜子。

看来,只能临水照人。

齐暖暖摄手摄脚地趴在门边,看外屋没人,悄悄地出了门,向厨房摸去,步履轻巧从容,没有一步三喘。

找了个木盆从水缸里舀了瓢水,发现照不清,倒是水缸可以照清她的真容。

妈呀!这是什么鬼。

脸瘦得皮包骨,眼睛小的像条缝。抬头大笑时,额头眼角全是皱纹。看其年龄,说是六七十也有人信。

她哆嗦着手,手指是她想要的长度,可是上面布满了疤痕,真正是一双辛勤劳动的手。

“爹,你怎么跑到厨房来了,是不是饿了?”

背后的声音吓了齐暖暖一跳,她一蹦离了原地三尺远,这具身体看着老,居然还这么灵活。看着来人,齐暖暖没有原主的记忆,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听对方叫他爹,肯定是他女儿,齐暖暖咳了咳噪子,“是有点饿了。”

“爹刚醒,先回屋躺着,饭做好后,我给你送到房中去。”看着对方要过来搀扶他,齐暖暖站在原地任由人扶回房中。

等他坐在床上,数着头顶的蛛网有多少圈时,才想起一件事,老头在他脸上扎的针不见了,他毫无所觉。

我怎么就穿了呢!齐暖暖百思不得解。

一没有男朋友背叛,二没有闺蜜谋害,三没有出事身亡,四没有古今情缘在身。

那些穿越前必备条件她统统都不符合,她究竟是如何穿越的。

她只不过是加班太累,到家就睡了,这也能穿越,太不可思议了。

或者是曾经说过太累了,想回归田园生活,所以才穿越,齐暖暖为自己找到了理由。

可是也不用把她送到古代吧!

齐暖暖郁闷地躺在床上,她就是个生活废,离开了现代化社会,连饭都不会做。

厨房之行,她虽然关注脸,但也看到了里面连口铁锅都没,全是些陶陶罐罐堆挤在一起,塞满厨房。

“爷爷,爷爷,你有没有好一点。”

“慢点慢点。”

三个小豆丁趴在床沿上看他,眼睛里溢满关心。

若放在平时,有三个可爱的萌娃扑到她身前,她立马就能抱着他们亲亲抱抱举高高了。现在这会儿,她还没有消化女变男的事实。受的打击实在太大,齐暖暖咸鱼似的躺在床上,眼睛空洞地盯着房梁。

延伸阅读

金至福黄金首饰加盟  http://www.ebmab.com/bigm.shtml
金至福珠宝是一家致力于发展成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民族珠宝品牌。金至福珠宝品牌最早可追溯

全时便利店加盟  http://www.ebmab.com/4f1.shtml
全时便利店隶属于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全时从2011年成立以来短短7年,

艾莉猫加盟  http://www.ebmab.com/pipx.shtml
艾莉猫毛绒玩具主营的是毛绒玩具、暂时不需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迈高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ebmab.com/ubyk.shtml
迈高国际英语加盟迈高国际英语品牌源自英国,与英国启思教育集团合作,旨在为3-14岁儿

莱安加盟  http://www.ebmab.com/anw3.shtml
莱安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家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朝天岩茶业加盟  http://www.ebmab.com/st7.shtml
朝天岩茶业隶属于广州市朝天岩茶业有限公司,在北京、上海、山东、广东、广西等全国各地开

腾佳加盟  http://www.ebmab.com/as11.shtml
腾佳创意礼品总部是广告扇、O型扇、铆钉扇、短扇、筷子扇、临时停车牌、PVC停车牌、文

易智教育加盟  http://www.ebmab.com/2ls.shtml
广州市易智教育全称广州市职业技能培训有限公司,它是一家专注于青少年智力开发的在线教育

凯达领带加盟  http://www.ebmab.com/padr.shtml
项目介绍:凯达领带以英伦风格为主,它将运动风潮与生活系列出众融合,突显自然、优雅、含

德施曼指纹锁加盟  http://www.ebmab.com/6b0y.shtml
德施曼源于德国斯图加特,是公安部电子锁行业标准主要起草者,智能指纹锁行业领军品牌,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在绝望轮舞曲下起舞在线阅读第十节

    日子一天又一天在煎熬中度过。某天,舞阳在梳妆时,忽然发现鬓角多出了两缕细长的白发,用手指细细地翻弄,舞阳失魂落魄的发现自己长了许多白头发,面容异常苍白。这种荒凉的感觉让舞阳感到无所适从,只有跳舞的时候思绪才是平静的。她开始疯狂地跳舞来麻痹自己,身体越来越瘦越来越轻,单薄得像一片纸,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人】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第10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清晨,众人都苏醒过来。屋外鸡鸣鸟叫,没有任何异样。谁都不知道昨夜的大汉已死于非命。任玄罗一醒来发现,这三个人的睡姿好差啊!闫林在抱着金权的脚蹭了蹭,金权的口水流到王权司佑的手上。王权司佑睡姿还好,但身体上很惨,右手袖子上全是闫林的口水。金权这家伙不知道梦到什么好吃的了,口水止不住的流。任玄罗看

  • 斯内普的黑发公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赵雅薇被两名女仆轻轻地向后拉去,几名大汉上前移动至床边。随之,数名古典西方服饰的侍卫抬着一口棺材进来,几名大汉便将薇母轻轻抬起。缓缓地向棺材移动,此时,赵雅薇面无表情,红肿的眼睛中已无一丝湿润。数日未食,其脸庞已散失了当初痛哭时的红润,相对替代的则是一脸苍白无光。整个人即使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之下,也毫

  • 大齐信庭侯有唐明秦汉清的异世界

    “你……是谁?”尽管林逸努力想挤出一个善意的微笑,来鼓励看起来有点怕生的少年开口,但一向在陌生人面前格外拘束的她此刻的笑容有些僵硬。不过在筑旸看来,这个微笑却是如同化开一江寒冰的春水一般温暖,让劫后余生的他感动地几乎哭了出来。“恩…恩人姐姐,我是……啊不,我叫筑旸,是开矿小队一零一三的成员,是……是

  • 公主撩夫攻略在线阅读第七章

    法阵耀目的光彩同时在世界各地亮起,奏响圣杯战争的序曲。从法阵中溢出的金色光彩一点一滴,构成了身为从者的躯体。金色的概念武装,金色的高高竖起的短发,就连那种高傲张扬的气质也像是黄金一样闪闪发光。Archer——吉尔伽美什,苏美尔的王。在看到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相当优秀的面板就展开在了眼前。赢了。远坂时

  • 当与世争之上古秘闻

    “你可知凡人想入道为何要以兽血浸润全身,熬炼筋骨?”山中人开口道,打断了江东羽的沉思。武道修行,炼体为先,然凡**弱,若想入道,唯有夺天地造化。灵宝得天地造化,因而天材地宝重金难求,是修行的至宝,寻常人没有这些资源,便用血池法来夺造化,血池法是以灵兽的血液作为基石,只有成功熬过兽血烧身之痛,以后才有

  • 颜控日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色微亮,卧龙山某处塌方的荒坡,一只大手猛地从砂砾中伸了出来,紧接着另一只手,然后冒出一颗发泽乌黑的头颅。呸!这颗头颅猛地吐了口混着沙泥的口水,稍加挣扎,从砂砾中一跃而出。“这里就是卧龙岗?”头颅的主人赤身*体,歪着头环视四周。这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冷眸子,显得狂野

  • (综)于是伍六七被卷入了穿越的洪流之第六章(6)

    顾黎明不想回梨苑,开着车绕着高架跑了两圈,发泄似的猛踩油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心情不好,明明从会议室出来,对于可行性方案还是比较满意的。他脑袋里乱哄哄的,索性不再去想,降下一半的车窗过风,方向盘熟练的一转,上了高架,朝着珉闲大厦开去。叶初南的店在那边。是一家生意兴隆的火锅店,顾黎明远远的就看到店

  • 公寓里的穿越者们第1章在线阅读

    “哈哈,和王语嫣的好感度终于满了!”看着电脑上,《大武侠》**的王语嫣头顶上,好感度变成绿色,柳风满脸兴奋。在《大武侠》这个网游里,融合了所有武侠的人物,玩家可以和这些人物加深好感度,好感度满了,就可以做任何事情。为了把王语嫣的好感度加满,柳风特意从高中班主任那儿请了好几天假,奋战了三天三夜,至于原

  • 开局被人当做中医圣手第五章在线阅读

    电话很快打问,望着李煜,苏晴兴奋的情绪溢于言表。“有好事?”“没错,八宝楼有件好东西,我现在就得回去,你要是没事就跟我回去吧,紫玉壶交给我,咱们还得签个合同,公事公办嘛!”“好啊。”李煜一口答应,擦擦嘴,之后又道:“看你兴奋成这样,那东西一定很贵重!”“不错,咱们先走,路上说。”苏晴微笑说道,说着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