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残剑仙光之七月

作者:我自横刀向天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七月份的云南夜间带着微凉,竟没有了夏天该有的燥热。

相比四年前,林若郴明显察觉到怀里的人又瘦了不少,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抱过她了。鼻子发酸,林若郴将怀里的贺淼抱得更紧了些。

他鼻音浓浓的凑在贺淼耳边说:“淼淼,对不起我让你等了我四年。对不起,我曾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决定会给足你安全感,却没想到还是让你那么难过。可那都不是你的错,是我的懦弱无能,是我……”

贺淼抬起头,脸上挂满了泪痕,她对上林若郴的眼睛,始终没开口。四年了,林若郴更高了些,眼里也不再带着稚气,醒目的红血丝代替他在说那些心里的委屈。他好像也不像从前那样爱笑了,贺淼的心疼了疼。

贺淼忘了,她和林若郴都不那么年轻了,今年,林若郴二十八岁,贺淼二十七岁。

“你记不记得当时我说过的话?”贺淼不忍心再看他的眼睛,慢慢低下头。

林若郴愣了愣,咬咬牙一字一句地说:“你要我答应你不要放弃音乐,你要我答应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照顾好自己。你说不想让我太辛苦,不想让我不快乐……你拉黑我的当晚,你还说我会遇见比你很好的人。”林若郴回忆起往事,心痛的喘不过气。

“可是淼淼,我没有放弃音乐,也有好好照顾自己,我没有很辛苦,但是我真的不快乐。我也终遇不到你口中所谓更好的人,因为我心里最好的人只有你。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想要变得更强,为了你。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再受委屈。这四年里,我原谅不了自己,就像当初我没有理由不让你走,也没有理由让你回头。我每天都想知道关于你的消息,可我都忍住了,我质问自己又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去打扰你。可我真的快疯了,我一刻我等不了,我想让你回到我身边,我想亲口告诉你,我有多爱……”林若郴声音沙哑,紧皱眉,想要把这些年心里积攒的思念都亲口说给怀里的人听。

“你”字还没说出口,唇已经被堵住,温热的真实触感,让林若郴的双眸不可置信地睁大。直至温软的舌尖轻轻碰了碰他的牙齿,他才觉醒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一把抱起比自己矮很多的贺淼,让贺淼跨坐在自己的腰迹,舌尖快速撬开她的贝齿,贪婪的交缠在一起。贺淼的身体还是敏感的吓人,她在战栗。

林若郴抱着贺淼走到床边,轻轻把她放倒在床上,哑着嗓音趴在贺淼的耳边说:“别怕,我在。”

他半跪在床上,俯视着床上的贺淼,他温柔地俯下身,将贺淼的手举过头两侧,与自己十指相扣。他低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霸道且带着占有。林若郴身上熟悉的味道让贺淼安心,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刻,她不受大脑控制地只想属于他。贺淼大汗淋漓,像要溺亡在这个吻里。

夜深了,两人挤在并不大的床上一起睡,窗外的月光洒满了床前。林若郴将熟睡的贺淼圈在怀里,自己却就着月光看着贺淼的睡颜出了神。略显红肿的小嘴乖巧紧闭着,倒是让人心生疼爱。林若郴扯唇笑了笑,突然怀里的人像是受到了惊吓,嘟嘟囔囔地说着些什么,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林若郴低下头把耳朵凑到贺淼嘴边,想要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听了半天,林若郴终于听清贺淼在梦里带着哭腔地说:“啊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若郴将怀里的贺淼抱得更紧了些,腾出另一只手,在贺淼的后背轻轻拍了拍,像哄孩子希望安抚:“别怕淼淼,我是啊郴,我在,我在。”

怀里的人像似听见了一样,往林若郴的怀里蹭了蹭,将手圈在男人的腰上,安分的睡熟了。

林若郴的心被踏实堵的满满的,他仰头睡在了贺淼的枕头上,枕头上有着贺淼的发香味,他轻轻嗅了嗅,也安心地闭上了眼。

“嗡嗡嗡”床头柜上手机的来电振动声一直响个不停。

林若郴睁开眼,下意识伸手就要去关手机,怀里的人却被他刚才抬手拿手机的动作所吵醒。她揉了揉头发,自然卷的她刚睡醒头发有些炸,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发现躺在床边的男人正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

贺淼顿时想起昨晚的事情,她急忙下床,穿了拖鞋就往洗手间跑。反锁上洗手间的门,站在洗漱台前的她,顶着一个乱糟糟的鸡窝头,唇微微有些红肿,脖子上好像有一小块一小块紫红色痕迹,昨晚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她脸色绯红,急匆匆放水往自己脸上泼,试图降温。

床上的男人,看着她看到自己后,急冲冲的躲进卫生间的可爱模样,扯唇笑了笑,然后接听了电话。

“啊郴,我们到你发给我的那个客栈地址了,现在在办理入住,你住那个房间,我过来找你。”

“哦,我现在在外面,这就回去,你们在原地等我就好。”林若郴揉揉太阳穴,随口敷衍着,他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到了,大概是昨晚的飞机。

赵黎新抓住重点就问:“你在外面?你不会……”

“对。”林若郴不想骗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黎新拿着挂断的电话,独自嘟囔出声:“哇噻,可以啊,林若郴,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行动派。”

贺淼磨磨噌噌待在洗手间里很久,终于出来了,此时的林若郴背对着贺淼站在床边整理衣服。

听见洗手间的开门声,他转过身,看着贺淼,满眼温柔都要从眼里溢出来。贺淼不自然地移开了和他对视的双眼,他看了看手机时间是早上八点半,抬腿向贺淼的方向走过来。

他轻轻揉了揉贺淼的头,像四年前的动作一样,语气宠溺又带着试探性地开口:“淼淼,我手头上有支mv拍摄点选择在这边拍摄,你感兴趣的话现在可以和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下午还有课。”贺淼打断林若郴的话。

林若郴预料之中的答案,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失落,今天明明是礼拜六,哪里会有课。但他愿意给贺淼重新接受他的时间:“好。那我先走了。”

“你住哪?”贺淼下意识脱口而出。

“泸沽湖边的湖景度假客栈。”林若郴认真回答。

贺淼点点头:“有一段距离,你昨天怎么来的?”

“被两个小朋友带过来的。”林若郴还是如实回答。

“谁?”贺淼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有一个小男孩好像叫小辉。”

贺淼满脸惊讶,心里却早就清楚林若郴口中的小辉是谁。

“你不会走路过来的吧?”贺淼看着一脸认真的男人有些好笑。

“嗯。”林若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我上午没课。”贺淼歪着头问林若郴,带着试探语气。

林若郴立即眼里放光,孩子气地笑笑说:“好啊。”

贺淼飞快地换了件衣服,和林若郴一起下了楼,拖出了她的电瓶车骑了上去,林若郴没有片刻迟疑,就跨腿坐到贺淼后面,林若郴记得以前贺淼向他抱怨过晕车的痛苦,每次坐车都只能逼自己睡觉,还不如骑电瓶车,果然,这么多年,她还是没变。

“淼淼,把手机给我,我帮你拿着。”林若郴对正准备骑车的贺淼说。

“哦,好。”贺淼将手机递给后面的林若郴,就开始往前骑了。手机上面有锁屏密码,林若郴下意识地输入自己的生日,解开了。

这个小习惯,两个人都暗暗保持了多年。

快速打开拨号键,开始输入自己的号码,点击拨打,这样双方手机里都留了彼此的号码。林若郴不动声色地关了贺淼的手机,自己则给刚才的来电备注好“淼淼”并且新建了联系人。

他扯扯唇,不易察觉的笑了,这种失而复得的满足真真切切。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贺淼在前方的后视镜里看见了一切,她看着林若郴做完一切后也无声地笑了。其实,这个男人好像一点也没变,表面冷冰冰,其实还是爱笑,只是不太喜欢被人看到。幼稚鬼,贺淼在心里暗暗地说。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贺淼把车停在客栈不远处。他下了车,继续说服贺淼留下。贺淼执意要走,他没有办法,只能说好。

“要在这边待几天呢?”贺淼还是把最想问的问出了口。

林若郴如实回答:“如果顺利的话,取景拍摄两三天就够了。”

“哦。”贺淼点点头。

“淼淼……”林若郴张了张口,想要再说些什么。

“你快去忙,我先回去了。”贺淼没再看林若郴,她摆了摆手,就把车骑走了。

贺淼是后悔的,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其实她想留下,她想一直待在林若郴身边,她不愿意再看他眼里的失落。可是她还没准备好,还没准备好重新踏入他的世界,她怕自己成为林若郴的累赘,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她无能为力。

延伸阅读

血海有情天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d-its.cn/uu52.shtml
XR的声音不知为何逐渐变小。苏流在她念完规则后就只听见了一句话“大家好好加油啊~”她

现实与网游之第十章(10)  http://www.cd-its.cn/act7.shtml
陆渊并未理会血手的话。拿着铁刷子在血手的身上,来回的刷了起来。整个密室中瞬间弥漫起了

相似暗恋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cd-its.cn/dpk4.shtml
其实比起心不在焉的费力恩,云天瑞倒是很自然的听见了白阡陌的话,连带着旁边的莫尔斯都听

[综]我超凶哒!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cd-its.cn/unfq.shtml
从不太深度的睡眠中自然醒来,单语摸到枕头边的手机,是五点五十六分,于是又转头睡去,直

妙笔玄机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cd-its.cn/pgms.shtml
几日后,姑苏城,本香酒馆。“阿北,听说了吗,银光城的五皇子发怒了,杀了好几个婢女。”

剑荡九州我们都是人类但总有人在歧视排挤我们  http://www.cd-its.cn/by88.shtml
没来由的被苏寒这个笑容刺激的浑身一颤,上校感觉虽然对面那个黄皮小子手无寸铁,但感觉实

弃智道长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d-its.cn/hso.shtml
余令给周近屿安排的是上午下午各两小时,周近屿巴不得和他的余令姐多呆一会,当即就同意了

道本为道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cd-its.cn/omj.shtml
“正在读取基因信息…”“正在备份基因信息…”“正在进行数据转换…”“读取完毕,暗生物

[网游]竹叶是神马能吃吗?之第八章(8)  http://www.cd-its.cn/slbg.shtml
陆景洋找过来,看到一群女生围着姜烟,他忙跑过去,正好听见刘菲儿的话,他连忙拉住她,看

攻略那个劈腿的影帝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cd-its.cn/xrz2.shtml
魏远心神动荡。他审视地看向楚慎行,谨慎道:“我却是不懂楚仙师的意思了。”什么叫“新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螳螂捕蝉谁为雀

    千如墨点了点头,旋即对云一道:“时候不早了,明早还得赶路,该歇息了,不过,这血腥味如此之重,云一,你若是能把那边三具尸体弄走,我就给你减掉一颗鸡蛋的惩罚。”云一眼前一亮,风风火火地起身想办法去了。水寒烟瞥了忙着抛尸的云一,眼珠转了转,问千如墨:“千公子,那个赶车的,咳……云一为何对吃鸡蛋如此惧怕?”

  • [雪花女神龙]飞鸢逐日在线阅读开监控

    这顿酒喝到居酒屋下班。织田扶着迷迷糊糊好像醉的很深的太宰治走了,水月摸了摸迷迷糊糊真的醉的很深的长谷部的脸,眼里盛满了笑意。被人套路了又灌醉过去的压切长谷部听起来有点笨笨的,然而这幅样子同时也非常可爱。水月从外面叫了一辆轿车,请居酒屋的工作人员帮忙搀扶着将压切长谷部扶上去。从居酒屋到她买下的房子有很

  • 青梅煮酒为谁斟之第五章(5)

    --04--再次回到南京的张云雷,感觉身心俱疲,瘫在椅子上就不想再动弹了。这两天的经历让他简直觉得比一天赶三个场连演三个腿子活都费劲。要想知道他这两天经历了什么啊,您且往下看。那天,张云雷随着杨九郎离开了医院,就被他带着到了南德的后台,毕竟半下午的,小园子没有演出,离晚上的演出开始还有好一段时间,此

  • 女配在七十年代在线阅读第六章

    时针指向九点,后台各乐队成员已准备就绪。吉他手抱着手机,一直盯着微信。贝斯手伸脑袋过去看,看到内容后乐了,“在等你的新欢啊?”“废话,我可不像你们是孤家寡人。”贝斯手哟了一声,嘴巴很毒:“不过捡了个破鞋,还生出优越感了。哥劝你一句,少睡乱七八糟的人,当心吃不了兜着走。”吉他手比他嘴更毒:“这也不敢睡

  • 把男神撩到手之后在线阅读第8章

    卡西奥佩娅似乎忙了一整天,这一会儿正坐在沙发上休息,我能够看到一双美腿都斜向一侧一动不动,证明卡西奥佩娅今天确实挺累,另一边女佣吃力的拽着大木桶进入了房间中,我也能听得到女佣惊恐的呼吸声。“过来,给我更衣。”卡西奥佩娅指使着女佣,我慢慢把头伸出去一点,观瞧着外面的情况。此时卡西奥佩娅正背对着我,把双

  • 林风传说在线阅读第2章

    死亡是什么呢?恍惚中穿越者听到了这一句话,迷迷糊糊的,他也仿佛回了这么一句。——死亡,是不存在啊。自你死后,无人将会记住你,无人将会想起你。你讲彻底的、遗忘式的死去。“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不应当出现的嘈杂声响,让青年怔在原地,他抬头看着周围的环境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是应该上英灵座跟世界意识

  • 冰封宇宙在线阅读第四章

    良久,玄静才开口道:“是那臭小子给你的?保存得还不错。”魔君反应了一会儿,心虚地把胸章塞回了枕头底下。然后矜持地点了点头。玄静仙尊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的小动作,语气不变道:“你不用紧张,这些事情其实我都是知道的。说起来他们第一次弄那个什么应援周边的时候还是我私下赞助的经费。”魔君突然觉得自己多年来引以

  • 男神快到碗里来(星际)第五章

    晋太元中,武陵人误入桃花源,见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其中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七年前,明玺误入宝地,见老树池塘,楼台亭院。其中男女谈笑悉如外人,黄发垂髫,日夜以搓**为乐。他早该想到,他打开的这个剧本画风有点不对。如果明玺没有听错,白宝用了“吃”这个字。吃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动词,它的后

  • 离源计划在线阅读第九章

    傅君婥没想到自己的一剑,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萧穆给抵挡住了!非但如此,自己手中的长剑,竟然也不能收回,就更不用说是继续往前刺了!虽然她并没有使出全力,但她也很清楚,萧穆同样也是,毕竟他还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的平淡。当然,傅君婥怎么说也是三大宗师之一,傅采林的徒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这种情况下

  • 我把系统上交国家在线阅读第三章

    秦闲只好睁开眼睛,跟这群孤魂野鬼大眼瞪小眼。“你……听得到我们在说什么?”“他看得见我!哈哈!他一定是通灵体质,我要上他的身!”一个只剩半个脑袋的胖子说到。这胖子一身横肉,长得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鬼。胖鬼说完就朝秦闲冲过来,秦闲现在在病床上躺着,躲无可躲,只好下意识拿受伤的那只手去挡。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