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龙王传说之灵凤耀世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云之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到站了,到站了,别睡了,下车,赶紧的!”

司机把车停好,回头环视了一圈摆着各种睡姿,鼾声此起彼伏的乘客,毫不客气地发出一连串暴吼。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闷热拥挤的车厢顿时嘈杂起来,打哈欠的打哈欠,搬行李的搬行李,在季夏燥热的余威中,慢悠悠地往车门挪。

“小伙子,醒醒嘿,该下车了。”

胳膊被人碰了两下,杨麟眉头动了动,眼睛还没睁开,那股令人反胃的汗臭味、脚臭味已经先声夺人将他的意识召回,顺着鼻腔一股脑冲上了脑门。

杨麟拧着眉睁开眼,明晃晃的阳光刺得眼睛生疼,他抬手捂住脸,使劲搓了搓,缓了好一会儿,才从眼前模糊的一团中分辨出那是一张人脸,黝黑、苍老、带着笑,黑紫的嘴唇叽里呱啦上下翕动着。

他睡了一路,太久,以致于听觉都没有跟着视觉一起苏醒,当他意识到黑脸是在和自己说话时,已经被他韭菜味的口水喷了一脸。

也许是那味道威力太强,又或许是搬行李掀起的尘土,杨麟感觉鼻子有点痒,还没来得及捂住嘴,一个饱满的、水量充沛的喷嚏已经打了出去。

黑脸的脸似乎更黑了,杨麟一个喷嚏打完,只觉得通体舒畅,趁他伸手抹脸的空档,拎起背包往肩上一甩,晃晃悠悠地下了车。

走出长途车站,杨麟抬手搭眉,遮住明烈的日光,等眼睛适应过来,才走过去,在一排破败旅馆前的台阶上坐下,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着抽了两口,打开手机,翻出那条三小时前发来的,署名陈错的短信。

-你好,我是陈错,到站请给我发短信。

杨麟把烟咬在嘴里,腾出手回复短信。

-我到了。

半天没回复,杨麟有点烦躁,调出号码直接播了过去。

“嘟……嘟……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杨麟皱了皱眉,犹豫是再拨一次,还是原地等。

十秒钟后,陈错的短信进来。

-抱歉,我不接电话,请等十分钟。

杨麟愣了愣,吐了口烟,发短信质问。

-为什么?

-临时有点事。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喜欢。

“操!什么奇葩!”

杨麟盯着这几条短信看了一会儿,关上手机。

不觉间,手中的烟已经燃尽,他把烟在地上摁灭。

八月底,秋老虎还在不遗余力地作着最后的妖。杨麟眯着眼打量这个叫做玉阳的小县城。

脏,还破。

这是杨麟的第一感觉。

坑洼不平的街道,常年浸在煤渍中、脏兮兮的矮破砖楼,私搭乱建的棚子,透着浓浓的城乡结合部气息穿衣打扮的行人。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地诉说着这个产煤大省东部山区,普通小县城的前世今生。

其实,杨麟并不怕苦,他大学时经常和舍友背包旅行,住最破的青年旅馆,吃最糙的食物,风餐露宿也是常有的事,他不觉得苦,只感觉到挣开枷锁、自由自在的畅快。

不过,他这次到玉阳县,不是来旅游的,是来教书的。

确切的说,是来支教的。

支教的初衷并不高尚,无非是遵从父亲的意愿,到偏远山区教两年书,回去走支教保研。这也是骨灰级学渣杨麟,成为一名硕士生,唯一的途径。

他要去支教的学校,也不在玉阳县城,而是东边大山里的玉河小学。

来之前,杨麟上网查过资料,也翻过许多支教日记感悟之类的博文,没网络、不通自来水,冬冷夏热,住宿条件差,以及能把正常人逼疯的无聊,最后的最后,都会落入返城后,灵魂得到洗涤和升华的俗套结局。

杨麟关上网页,默默地点了根烟。没什么喜悲,只觉得新奇,对一种未知的、全然不同于当前生活的期待和好奇。

杨麟无聊地打个哈欠,又抽出一根烟,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刚要点着,眼前光线暗了暗,杨麟抬眼,扫了一眼两米外,你推我我推你,带着羞涩偷瞄他的女孩,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请问,你是那个……”

“不是。”

杨麟别开脸,拎起背包就要走。

“哎哎,别走啊,你是杨麟吧?是吧?”

那两个姑娘瞬间陷入邂逅偶像的狂喜里,见他要走,也顾不上矜持了,直接上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杨麟杨麟,我超喜欢你的!那天的决赛我们都看了,那个冠军,长得……跳得比你差远了,肯定是个关系户,也许名次都是节目组内定好的,你……你千万别太难过啊,我们都是你的粉丝后援团,在我们心里你就是冠军,真的,永远都是,我们永远都支持你的!”

粉丝妹子红着脸,信誓旦旦地安慰着其实并不难过的爱豆。

“谢谢!”

杨麟四十五度角仰望苍天,有点无奈,没想到在这个十八线小县城还能被认出来,他有点后悔参加那档街舞综艺了,被她抓着的手臂像缠上了一条湿腻腻的蛇,难受的很,甩开又似乎不太礼貌。

正烦躁着,身后十分合时宜地响起了“啪”的一声耳刮子,清脆无比。

“贱B臭□□,玉阳谁不知道你骚,装他妈什么清纯,信不信老子待会儿干死你!”

杨麟回过头,那个自称老子的,是个细胳膊细腿的麻杆少年,正骂骂咧咧,把一化着迷醉烟熏妆的女孩往宾馆里拖,后边还跟着个杀马特帮凶。

杨麟一喜,心里给麻杆少年默哀了一秒钟,然后“气愤”地甩开粉丝妹子,一把捞起麻杆少年拽着烟熏妆的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后掰扭。

“打女人啊,是这只手么?”杨麟把最后一口烟吸完,扔到地上踩灭。

“你他妈谁啊,啊啊,操,疼,疼……”麻杆少年痛的嗷嗷直叫,就差跪地求饶了。

身后咔嚓咔嚓几声,杨麟不用猜也知道,是他的妹子粉丝团在拍照。

“操,她爸来了!”一旁的杀马特忽然喊了一嗓子,眼睛直盯着车站入口方向。

杨麟居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紧张和惧怕,不由地放松了力道,顺着杀马特的眼神瞧过去。

这烟熏妆虽然已经瞧不出本来面目了,但杨麟还是从她中二的眼神里分辨出,这姑娘最多不超过十五岁,再结合这里人的衣着气质,一个年纪在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穿着灰衣黑裤,相貌普通,气质呆板的中年男子的形象在脑中成型。

杨麟的确是按照这个形象,搜寻杀马特口中的“她爸”的。

然而,未果。

出站的人不少,进站的却只有一个,杨麟看过去就移不开眼了。

那人背着光,橙黄的落日余晖勾勒出他的轮廓,腿很长,肩很宽,腰很窄,寸头,小脸,

看不清五官。

不过,杨麟也没完全猜错,至少“她爸”确实穿着灰短袖黑裤子,左胸口袋上似乎还绣着字,鲜红鲜红的非常扎眼。

“她爸”迈着长腿走过来,这身土得掉渣的衣服,竟被他穿出了复古时装的感觉,有点野性,却不张扬。

“不是说补课么,在这干什么?” 长腿男在烟熏妆面前停下。

“你管得着么。”烟熏妆斜了他一眼,抽出根烟点上,“真当自己是我爸了?”

长腿男没理会她话里的刺,把烟夺过来掐灭,“我给你班主任发了信息,她一会儿过来接你,回去好好上课,不许再跟这些人来往了。”

杨麟这才看清他的五官相貌,浓眉星目,鼻梁很挺,嘴唇薄薄的两片,衬得一张巴掌大的脸格外精致好看。要不是皮肤颜色有些深,简直就是当下最流行的小狼狗本狗了。

而且,左胸口袋上“玉河煤矿”四个红字,也分外醒目。

杨麟这样一走神,手上的力道就卸了七八分,麻杆少年趁机甩开他的手就要开溜,被烟熏妆一把揪住耳朵薅了回来。

“他刚才抽了我一巴掌。”烟熏妆把人拎到“她爸”面前,瞪着两只乌黑的大眼,当然,眼圈也是乌黑的。

长腿男没说话,接过人,攥着脖领就往来路走。

“你去哪?”

“派出所。”

“操!”烟熏妆冲上去重重搡了他一下,气得破了音,“我□□妈,陈错,你他妈不是挺能打么,你他妈不是玉阳扛把子么,怎么现在遇上点事,就往警察叔叔怀里钻啊?你的能耐呢?都让狗吃了?”

杨麟也暗骂了声卧槽,他就是陈错?那个被玉河小学校长派来接他的陈老师?那个不喜欢接电话的奇葩?

陈错停住脚步,半天才转过身,还是那副冷冰冰的神情,看不出情绪,径直走向杨麟。

“刚才多谢你了!”

杨麟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表示不客气。

事实上,他有点懵,当陈错朝着他走过来时,心脏还莫名不争气地跳快了一拍。

“你叫什么名字?”陈错忽然问。

“杨麟。”

陈错愣了愣,“杨树的杨,麒麟的麟?”

“嗯,杨过的杨,金鳞岂是池中物的麟。”杨麟笑了笑。

陈错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蹦出一句,“欢迎你。”

杨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看着他这张写满“给老子滚”的脸,怎么也读不出一点欢迎的味道来。

“我是陈错,耳东陈,错误的错,是玉河小学的老师。”

陈错边做自我介绍,边朝他伸出手。

是老陈醋的陈,吃错药的错吧。杨麟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和他握了握手。

手心传来干燥的温度,有点粗糙,大概长了茧。

“程采薇!”

车站入口方向蓦地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吼,中气十足,带着不加掩饰的烦躁。

杨麟、陈错、麻杆少年、杀马特、女粉丝一号、女粉丝二号齐刷刷转过头,就见一中分小卷发的中年女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开口就是一梭子机枪突突狂扫。

“程采薇,你长能耐了是吧,成绩烂得跟屎一样,还敢逃课,毕业证不想要了,啊,整天跟这俩臭流氓混在一起,脸化得跟鬼一样,你还要不要脸,啊,你这么贱,怎么不去站街啊,啊?”

杨麟听出来了,这女人八成是烟熏妆的班主任。

也是怪了,刚刚程采薇跟陈错撒泼撒野,看得出绝对是个一点就着的主,现在被班主任连骂带损,竟然一声不吭,只配合似地冷笑两声。

大奇葩的“女儿”果然也是个小奇葩,杨麟想。

“李老师,采薇给你添麻烦了,我替她向你道歉。”见班主任滔滔不绝,完全没有熄火的架势,陈错把程采薇拽到身后,皱着眉打断了班主任的话,“也请你注意言辞,别再说这种话。”

明明是道歉的话,杨麟偏偏听出了一丝警告意味,想来那班主任也是一样,气势顿时弱了几分,但还是忍不住小声讽刺了几句。

“果然近墨者黑,也难怪,跟着个地痞流氓爹,能学得了什么好!”

“你还有脸笑,还不跟我回去!”骂了半天,连个屁的回应都没有,班主任似乎也觉得没意思,连扯带拽地拖着程采薇走了。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杨麟扫视了一圈,麻杆少年和杀马特早就趁机溜了,空荡荡的车站只剩两个女粉丝还举着手机对着他狂拍,也不嫌累。

陈错目送着程采薇的背影消失,手腕忽然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个叫杨麟的新老师拉着往站外跑。

“你要去哪?”陈错被拽着跑了两分钟,方向还是城西开发区,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杨麟边跑边喊,“不知道,就是想跑,想跳,想笑,想飞,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藕欧……”

陈错扒开他的手,慢慢停下来,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看着他的眼神里多了些许同情。

“别这么看着我,我精神没问题。”杨麟也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拍了拍他肩膀,“不是要回校吗,怎么走?”

陈错侧身避开他的手,指了指来路,“学校在东边,你跑反了。”

“哦。”杨麟跟着他往回走,仰头做了个深呼吸,还是兴奋,抑制不住的兴奋,一兴奋就想说话,一说就停不下来。

“喂,陈老师,以后就是同事了,给我讲讲你们这里的事呗。”

“你想听什么?”陈错掏出烟盒,弹出根烟,偏头点着吸了一口。

“嗯……”杨麟倒退着走,看着他隐在灰白烟雾后的脸,认真地想了想,“刚才那个烟……程采薇,跟你什么关系?”

“不知道。”

“操,敷衍谁呢?”

陈错没吭声。

“不愿意说算了。”杨麟出师不利,有点扫兴,“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喜欢接电话?”

“……”

“喂,好歹出个声吧,这样显得我特像个傻逼。”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陈错吐了个烟圈,看着他,“没为什么。”

“呵呵,那你还真是个奇葩!”

陈错绝对自带话题终结属性,不过,杨麟也算是半个**圈的人,而且那股兴奋劲还没过去,本着不要脸的精神,继续挖人隐私。

“那,你为什么叫陈错?”

哪有父母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

陈错一愣,自嘲地笑了笑,“父母这样起了,就这样叫了。”

杨麟被他一闪而过的笑容晃得有些失神,半天才记起他的话,捏着嗓子回了一句,“……好有道理哦,我竟无言以对!”

陈错又露出了那种看神经病的眼神,同情中还带着惋惜。

延伸阅读

域峰漆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fkn.shtml
广东省韶关市域峰涂料有限公司始建于2001年,是广东省内最大的民用涂料生产企业之一,

帝雅阁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g1kb.shtml
帝雅阁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灯饰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TIAMO缇阿茉珠宝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b7p2.shtml
1955年,Tiamo在意大利米兰的市中心创办了首家珠宝会所,创始人Sofiglia

千叶水处理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dmut.shtml
广州千叶水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生产、销售泳池、桑拿、洗浴、水疗、休闲、娱乐等康体设

昊天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gw65.shtml
详见公司官网www.xzryx.cn

星宫照明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6wp8.shtml
星宫照明饰涵盖的范围是非常广阔的,其涵盖了现代的家居灯饰、户外景观照明、LED商业照

迪孚玩具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btgf.shtml
迪孚玩具加盟详情迪孚玩具厂主要以生产婴幼儿类玩具为主,产品造型可爱、色彩鲜艳、价位适

金嘉利钻石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srbt.shtml
香港金嘉利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创建于80年代初,是一家集珠宝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

展洋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dm88.shtml
展洋电器总部是火锅电磁炉、电磁炉、大功率电磁炉、嵌入式电磁炉、商用电磁炉等产品生产加

龙飞筛片加盟  http://www.complejogolondrinas.com/p617.shtml
菏泽市龙飞筛片厂向您提供:各种规格的筛片、罗底、锤片、粉碎机,欢迎选购!龙飞筛片设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念剑荒在线阅读第一章

    “李卫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等他。我相信他一定会像前几次一样平安无事地从里面忽然回来,然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因为罗伽不枯,寒生不死。”安乐跟李卫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罗伽湖边的观海亭,向俞寒生很多年前住的一栋建于民国时期的土房走去!2016年11月2日23时51分,罗伽湖下的轮回石阵,最后一次缓缓打开

  • 朝仙门之猛兽(4)

    腾空而起的白小幽此刻脑袋一片空白,双眼无神的看着周围飞速倒退的树木。在阳光的照射下,地面上只剩下一团阴影,显示出自己身后这家伙身形的巨大。根据离地的距离来判断,此刻的他距离地面怎么也要一米五,也就是说,叼着自己的这个家伙怎么说身高也要这么多,四肢着地,天知道体长有多少,健壮的前爪一个就差不多就能顶的

  • 万界之神级化妆师在线阅读第二节

    要说我老爹去世以后,我作为他的独子,自然也就理所应当的接管了我家那片儿的地契,成为了新**,只不过我的年纪终究还是有些小,那地契暂时就由我娘保管。我爹死后,我娘再也没有找过男人搭伙,平时她省吃俭用的,再加上每月收的税,我家过得挺悠闲的,那时候我就想了,有**这个身份在这儿,老邢家应该乐不得儿的把闺女

  • [斗罗/剑三]唐纸伞在线阅读第一章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盖上后备箱的盖子,绕到副驾驶的位置帮易凉开了车门,李奕挑眉朝她笑着。“国外哪儿有家里好啊。”扶着裙子坐进车里,易凉跟着笑了起来。虽然李奕总是会在各种节日以各种借口飞去法国看她,但是好像很久了,没有看到这个男人挑眉的样子。记得以前叶清浅总是红着脸说李奕挑眉的样子真好看,被易凉问到

  • 砺刀燕北藐神州之北月王朝(9)

    女孩飞了过来,看都不看地上的四具死尸,反正自会有饥饿的野兽负责收拾。“为什么不留给我,我又不是对付不了他们。”女孩略有不满的声音响起。“一时手痒而已。”黑猫收回了视线,它知道,自己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来了。“这几条杂鱼不可能感应到天劫,应该是有天机士在窥视我,他们还真大胆,雷劫都敢算。”女孩哼了一声。

  • 遮天世界之联姻对象

    “不好意思,我遇到点麻烦,请带我一下,到有人的地方,我就下车。”夏梨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一百块,朝旁边的人递过去。然而钱递到一半,她愣住了。因为车内坐着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联姻对象,厉氏集团的太子爷,厉北川。此刻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气质,一身西装笔挺,手里拿着几份英文报表,车内光线昏暗,

  • 古来之神在线阅读第3章

    ——没有希望,何谈失望。“去去去,小乞丐别妨碍我做生意。”第38次被面包店的老板赶出来,郁忧放弃了老板会施舍给他面包的想法。他失落的回到擂钵街,这里是他的家,不过与其说是家还不如说是一个狗窝。他之前有回去看过爸爸妈妈,可是妹妹说爸爸妈妈是坏孩子,所以娃娃把他们吃掉了。妹妹给了他一支花,那是妈妈的血,

  • 琉璃女仙传第十章在线阅读

    毫无疑问,刚刚的红色镭射光线正是镭射眼发出。因为随着变种人展现出各种强大的力量,使他们和人类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迫,一旦最终的引线被点燃,那么人类和变种人之间,就很可能会爆发出一场生死大战。查尔斯教授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便意图用变种人这种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来帮助人类,以缓解变种人和人类

  • 灶神的诅咒之借魂保命(1)

    第一章:借魄保命今年才17岁的刘尊,本该是祖国的花骨朵,却因为坏孩子的影响,初中毕业就随前往静山市打工了。下了火车,和熙熙攘攘的人群逆向而行,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此时已经没有了城市的喧嚣,映入眼帘的则是高耸的大山,一眼望不到头。带刘尊来的朋友叫做董军,二十五岁了却是一张娃娃脸,所以他们也还是相处的比

  • 天下第一之贬官南州城(5)

    此言一出,叶无身子如坠冰窟,脸上那刚挤出来的笑容是瞬间凝固,面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这人怎么回事,咋一见面就让自己走呢?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他想。终于,叶无身旁的中年女子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其是不顾男子阴沉的脸色,冲上前去,将叶无一把拦在身后。“诚儿不会去的!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他走的!”她如此说道。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