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乱世凡歌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大白煮酒 来源:纵横中文网

比想象中清隽,斯文。

无论是眉眼的弧度,还是下颌的线条,既不傲慢,也不冷漠,甚至连硬朗都称不上。

那是一种难以定义却又真实存在的美,令周岐联想到各种宗教所崇拜的那些雌雄同体的神祗。总之,这张脸并不像本人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相反,它对男人和女人都具有同样的吸引力。

尤其是那双黑沉的眼睛,铺满了寂寥与寒霜。陷进去,深处却又萌动着热切的星火。

如美杜莎怀里的波斯猫,危险神秘,但美。

周岐无法错开眼珠,他早已停止咳嗽,但窒息的感觉仍逡巡不去。当他发现是自己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导致大脑缺氧时,整个人都别扭起来:“咳,早点穿不就好了,还得打一顿。”

徐迟冷冷地盯着他。

周岐与他对视,慢慢儿觉得浑身都像有小蚂蚁在爬,心率也有点失常。

打个架被揍出毛病了?周岐纳闷。

“下去。”徐迟发出简短的命令。

周岐后知后觉他还跨坐在徐迟身上,连忙手脚并用爬下来,姿势有点笨拙,有点丑陋。下床前,他还咳嗽一声,自以为贴心地把被他扯开的衬衫前襟给拢上。边往墙角走,嘴里还边嘟嘟囔囔:“瘦得跟竹竿儿似的,身上总共也没二两肉,哪儿来那么大的爆发力?”

徐迟大病初愈,经不起折腾,体力告罄后躺着缓了很久,才慢慢起身。

角落里那道审视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他,跟俩雪亮的探照灯似的。

徐迟心情很差,勾了勾薄如刀锋的唇角:“怎么,你要站在那儿全程观看吗?”

周岐咬了咬后槽牙,背过身。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背过身,毕竟两个大男人,你什么物件儿我没有啊,害个什么劲儿的臊啊?但他还是面壁了,他能感觉得到徐迟不喜欢。

他越发觉得徐迟是个矫情的事儿逼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动手弄死那个妖里妖气的公爵夫人?”周岐对着墙,百无聊赖地找话题,“这样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徐迟道,“在什么都没搞清楚之前贸然出手,很可能破坏‘他们’口中的规则。”

“哦……那万一没事呢?毕竟谁也不知道规则到底是什么。”

“你可以试试,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周岐:我忽然就不想试了!

两人不再对话。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

周岐耐不住寂寞,扭头:“你好了没?女人都比你……”

后面的话就这么搁浅在他的脑子和声带之间。

第一个念头是,居然很合适?

徐迟的身高有一米八,挺拔修长,普通女人的蓬裙穿在他身上,露出一长截伶仃脚腕,同样,喇叭形的长袖袖口也成了七分袖。

但这不影响绝妙的视觉效果。

这件裙子出乎意料地符合徐迟的气质,低调且矜傲。宽大的裙摆上笼着大片大片深浅不一的黑纱,褶裥百重,其间点缀着长条的碎金绸缎,绸缎上是繁复典雅的刺绣。剪裁相当完美,尤其当一切弧度抵达腰身时,隆重地收紧,凸显出苗条的身段。臀胯处有飘逸的系带,追其来源,出自腰后巨大的金色蝴蝶结。

周岐从不知道男人的腰也能细到这种程度,好像拢住了,轻轻一握,就能折断。

“你,呃,还行。”周岐词穷,干巴巴地竖起大拇指。

裙子显然还没穿完,宽大的领口松垮地堆叠着。

徐迟蹙着眉尖,显然耐心用尽,他抬了抬下巴,冷淡地道:“过来帮忙系腰带。”

“啊?哦,好。”

周岐别开目光,同手同脚地走过去,拽住金色的丝带绕在指尖,倏地一扯。

“……你勒得太紧了。”

“抱歉。”

“是这么穿的吗?”

“是……吧?”

“感觉有点不对。”

“要不把姜聿那小子叫过来教教咱?”

“……”

舞会开始前,两人总算捣腾完毕,成功下楼。

姜聿见到徐迟的一刹那,眼睛都直了,夸张惊叹:“哇靠!”

周岐明白他的感受,拍拍其肩膀:“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女装大佬了吗?你跟他站在一起,就是王者和青铜的区别。”

“绝了。”姜聿拨了拨双马尾,甘拜下风,“除了没胸,简直无可挑剔,人间瑰宝啊徐哥。”

徐迟觉得这不大像在夸他。

周岐心有戚戚,谁能想到,为了让这宝器心甘情愿穿上裙子,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任思缈越过人群过来,挑剔地端详许久,惋惜极了:“不当女的可惜了。”

徐迟:“……”

你们可以闭嘴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眼神。”任思缈惊喜道,“冷淡,倨傲,不可一世,深得女王范儿的精髓!”

周岐不懂就问:“什么是女王范?”

姜聿侃侃而谈:“就像女王啊,很霸道,气场很足的那种,独占性很强,报复心也很强。”

“嗯,别的不知道,报复心是真的挺强的。”周岐有点后怕。

徐迟冷漠地转移话题:“那三个女人为什么死,你们有线索没?”

攸关生死,任思缈立马从裙摆下掏出一只麻袋,倒出里面的东西:“喏,这就是她们做的那三顶帽子。”

三位男士表情古怪。

“好家伙。”周岐豁然开朗,“我现在明白这裙子的裙摆为什么要做这么大了。合着是为了藏东西!”

姜聿无法阻止龌蹉的思想,邪恶地摸起下巴:“也可能是为了藏野男人。”

“这三顶帽子的设计很像。”这里就徐迟一个老实人,“布局一样,运用的元素也大同小异,谁剽窃的谁?”

“不能说是剽窃吧,我们是合作完成的。”这时,一位戴着眼镜,同样也被逼无奈穿上蓬裙的男青年走上前,他一直留意着他们四人间的对话,此时迫不及待地插嘴,“每个人完成一部分,然后拼凑起来。集思广益嘛,我们以为这样胜算能大一点,谁成想……”

他手里也拿了一顶帽子,那是他自己的,的确跟任思缈寻来的那三顶差不多。

“你还记得公爵夫人让我们做帽子时的原话吗?”徐迟问。

青年挠挠头,努力回想。

姜聿从旁提醒:“她说她要的帽子,得是‘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

周岐眯了眯眼睛:“可你们四个人的帽子式样雷同,违反了‘独一无二’的原则。”

任思缈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这就是为什么明明徐迟都过关了,却还是死了人。”

“可,她们都死了,为,为什么我还活着?”青年有点慌,不停地□□起皮的嘴唇。

“呵。”任思缈瞪了他一眼,讥笑一声扬长而去。

青年不知所措地杵在原地,挠头:“我,我做错什么惹她生气了吗?”

“没有。”姜聿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她这会儿估计看所有男的都不顺眼。”

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未达成公爵夫人要求的女人会死。划重点,一是公爵夫人的要求,二是女人。

舞会开始,这是个很大的会客厅,角落里有一支死气沉沉的乐队,面孔腊白的乐师机械地拉着小提琴或弹奏钢琴,悠扬的乐声时不时诡异地停顿一下,就想卡了壳的八音盒。

烛火摇曳,银质餐具反射冷光。

公爵夫人换上夸张到极点的华服,在管家的搀扶下在王座般的椅子上落座。

人们两两四散在酒席周围。

“绅士与淑女们,在这个美好的夜晚,我愿欣赏你们在舞池中曼妙的舞姿。”公爵夫人抚掌而笑,露出尖利森白的锥牙,“这世上最优雅的舞蹈莫过于华尔兹,诸位都是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时常参加贵妇人的沙龙与聚会,想必不会跳错任何一个节拍……”

她的话还没说完,众人心头皆是一跳。

“你会跳华尔兹吗?”周岐低声问徐迟,语带顽劣,“不会的话,会死哦。”

徐迟眼皮未撩:“你该担心你自己。”

“别小瞧蹲监狱的。”周岐手执高脚杯,摇晃着里面金黄色的酒液,眨了眨眼,“本事亮出来,吓你一跳。”

“是吗?”徐迟卷了卷嘴角,“拭目以待。”

夜色正浓,管弦乐舞曲轻快柔美,****却都沉着脸,迈不出颤抖的腿。

“音乐开始了呢。”公爵夫人不满地催促。

惶恐的多是不会跳舞的女士,朝各自的男伴投去求助的目光,而男人们更是一筹莫展:华尔兹?这种远古时代的舞种谁还会?

“我们来领舞!”

这时,周岐突然拉着徐迟站出来。

“?”

徐迟被不容分说拽着走。

“华尔兹不难,我先跳,跳多久都可以,你们慢慢来。”周岐大声说完,欠身朝徐迟伸出手,并压低嗓子,“提前问一句,你会跳女步吧?”

徐迟想说不会。

周岐又接着道:“不会也没办法,你跟着我的步子临场学,我反正只会跳男步。”

徐迟:“……”

两人缓缓靠近,徐迟的后腰被一条钢铁般坚硬的手臂箍住,他顿了顿,敛目垂眸,抬手搭上周岐的肩膀。一阵大力袭来,他整个人被揽了过去。方寸之间,鼻息拂过鬓角,无形的张力逡巡萦绕。

前进,转身,摆荡。

衣料间摩擦得窸窣作响。

“你想借机教会他们?”徐迟问。

周岐穿着近似燕尾服的晚礼服,举手投足间尽显风流,他莞尔:“我看着像是那么热心的人吗?只是想出出风头罢了。”

后退,滑步,旋转。

胸脯贴着胸脯,呼吸交缠。

周岐握着那劲瘦柔韧的腰,贴向耳廓:“你得了什么病瘦成这样?不治之症?”

“你呢?”徐迟与他侧身,轻盈地滑开,“你犯了什么罪被关进监狱?”

两人短暂分开,又重新拥抱。

“在这种鬼地方,其实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谁知道呢,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你,或者我。”周岐劝诱,“你身手还成,练家子?”

徐迟继续答非所问:“你先告诉我,现在是天合多少年?”

“什么?”周岐稍有卡顿,眉毛逐渐拢起一条沟壑,“你说的天合是天合政府吗?它二十年前就垮台了,你是刚从火星回来吗?”

垮台了……吗?

徐迟的眸子黯了黯。

舞伴不再说话,无论周岐怎么逗,换来的都是一成不变的沉默。他怀疑他可能说了什么,戳中了对方的痛点。

一曲终了,另有两对踏进舞池。

没人跳完直接走,直到最后一对也勇敢且谨慎地舞出生涩的华尔兹,人们才停下舞步。他们的舞姿算不上美妙,但起码都没出错。可见,人的潜能确实无法估量,两三个小时足以迅速掌握一门舞种的基础舞步。

徐迟的体力确实差劲,拼到最后简直是用生命在跳舞。最后还是周岐托着他的腰,扶他下场。

这期间,公爵夫人不断射来恶毒怨怼的目光,那目光如有实质,能把两个独领风骚的领舞全身都扎出血窟窿。

“感谢配合。”周岐递来擦汗的手巾。

徐迟的汗水在灯火下闪闪发光,脖颈上恍若铺了一层碎金,他调整压着喉结的黑色蕾丝颈带,仍是那张冰山脸:“不用谢。”

舞会圆满结束,除了公爵夫人,大家都心情愉悦,尤其是女人们,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被周岐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为了表达感谢,她们一个接一个地提着裙摆前来问候。

周岐撸着他短硬的发茬,眉梢挂着三分散漫七分痞气,不论高矮美丑,先挨个儿调戏了一遍。

“婶儿,体脂略高啊,平时吃得不错吧?想健身想减肥,找我,五折优惠。”

“大姐这头谁烫的?技术太差!以后美容美发包在我身上,会员充一千送三百。什么?送五百?姐,不是我说,女人就应该舍得给自己花钱……”

自此,周直男刚积攒起来的一点群众好感全部败光。

辛辛苦苦推销完,周岐渴了,抿了口酒,一扭头,身边已经不见徐迟踪影。

“可能去解手了。”姜聿朝楼上努了努嘴。

“嘶,多稀罕啊。”周岐削了一记姜聿的后脑勺,“我说要找他了么?”

说完,放下酒杯,双手插进裤兜,撩开长腿就溜溜哒哒地往楼梯走。

姜聿抚摸被拍疼的脑壳:“可不是找人家吗!”

一转身,嬉皮笑脸转瞬即逝,周岐先回房间,没见着人,转身找去洗手间。

狭窄昏暗的走道内,壁纸斑驳,墙壁上悬挂的煤油灯将人影拉得很长,摇曳着拖在地上。前方有两盏灯忘记上油,灭了,暗处的阴影里隐约传来窸窣声。

周岐停下脚步,细细辨认,觉得那是衣料被风吹动而摩擦地面的动静。

这一点动静被寂静放大。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潜伏在那儿。

周岐于是拉长了耳朵去听,摩擦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他眯起眼睛,压实了瞳孔。屏息凝神时,余光里掠过一道高瘦的人影,金色飘带扬起,稍纵即逝。

那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逼近人类极限。

徐迟?

一触即发。

周岐释放蓄势已久的肌肉,如一只迅捷的黑豹,循着那根飘带奔进黑暗。

黑暗吞噬所有感官。

刹那间,周身景象全部褪色,如入迷失之境。他于虚空中重见那幅消失的油画,悬浮在楼道半空。

这次,是两大一小三个背影。

伯爵与女儿褪色变形。

六根手指的伯爵夫人凸显出来,她有着乌黑秀丽的长发和高挑的身形。女人缓缓侧身,转过头来,小脸上有着不成比例的大嘴,空荡荡的眼眶里,原本应该存在的碧绿眼珠不翼而飞。

那两个黑窟窿木然盯着周岐的方向,凉意兜头泼下,敌不动我不动,周岐头皮发麻,尽量克制住想逃的后脚跟。

对峙良久,女人抻直胳膊,蜷曲的手指点了点某处。

空气里浮起一线血腥味,气味逐渐弥漫,加重,深色的液体自缝隙里汩汩淌出。

耳边充斥高频的心跳声,周岐沉着脸,按照提示走过去,推开洗手间厚重的木门。

“吱嘎——”

门刚开启一条缝,一具穿着蓬裙浑身是血的高瘦躯体随即压了过来。

他心头一跳,张开手臂,顺势接住。

一探鼻息,已然断了气。

延伸阅读

北宋穿越攻略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pej.shtml
水无月一线的战争结束了,而羽衣一族的战争却还在继续,不过小焰听说辉夜一族被击退了。她

红楼小人物的现代末世生活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klif.cn/p479.shtml
鲲鹏大陆,东州,清风镇萧家的修炼室,盘膝而坐一个稚气又有些颓然的少年,他没有在修炼,

我太想氪出黑贞德了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pc8g.shtml
“你的ID是:GJ501231,进去之后直接登录就好,不需要做多动作,跟着指示便可以

都市超级道观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zklif.cn/yz98.shtml
在现代我是个很平凡的女孩,父母都是工人,省吃俭用供我上了个三流大专,毕业后进了间小公

虚空崛起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zklif.cn/gnlq.shtml
“义父,快救救我啊!有人要杀我啊!”莫凡装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向莫笑天求救,“这事完

狐妖:淮竹是我妻皮丘(一)  http://www.zklif.cn/uec8.shtml
彦家的后院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花园,有绿地有池塘有人工沙漠,甚至还有一间大房子制冷给冰

网游三国:最强NPC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gd3e.shtml
伴随烟雾徐徐散去,沈风终于看清楚了周围一切,自己竟身处一座比武台上,台子周边围满了人

武极逍遥之第六章(6)  http://www.zklif.cn/nlus.shtml
“这怎么可能。”佛像后的声音不可置信。云清风嗤笑,“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是两个傀儡而

越前的幼驯染计划[综]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klif.cn/dh8q.shtml
这话一出,不说实名被cue的春风之神兰因和光明圣子陆离。就连雷蒙将军都暗中准备随时启

末客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zklif.cn/adfn.shtml
第二章一剑穿喉周青龙又仔细观察半晌,发现这青龙印记,除了自行吸纳天地元气之外,再无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漂亮男孩在线阅读第六章

    “好。”李青阳想了想并没有拒绝,虽然对他而言想要让陈家破产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可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下了山,不然以后就别想有清净日子过了。“让陈家破产?”林初夏听到李青阳两人的对话则是有些无语,陈家虽然不是什么巨富豪门,可怎么说也是在云江市经营了十几年的存在,人脉关系错综复杂,李雄开了个汽车租赁公司不

  • 穿成总裁前女友“法神之花”

    丽奕看了看跃跃欲试的雨小韵,提醒道:“你要有心理准备,魔法元素就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一个一个的排列都不轻松,排列第一个魔法元素,普通人一般需要十天时间!一次性进行十个魔法元素的排列,将会非常的艰难。”丽奕将手里灰溜溜的魔法棒递到雨小韵跟前,“别看它丑,它是法神学院代代相传的魔法棒,它的名字叫'法神之

  • 卢瑟与艾翁第九章在线阅读

    乐至下了车,从杳无人烟的侧门慢慢走进了法华寺,守着侧门的小和尚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今天侧门关的比平时早些,要出来的话请公子尽快。”乐至闻声点了点头,熟门熟路地走到近处的一间禅房。禅房没有锁,乐至伸手推开门,毫不客气地走进禅房,在禅房正中央放好的数块坐垫力挑了一块,跪坐好,向飘在外面的颜玖招

  • 天河洗刀策在线阅读第7节

    还没等秦辂说什么,刘估就提着岑云歆飞走,空中留下一段话:“秦辂,你聪颖勇敢,上天不会埋没你的,若是云歆十六岁之际,你能够赶上她,我亲自为你们主持婚礼。在这几年,谁也不能伤你,如兀门刘估在此立誓!”此话一出,全场震惊!原来岑云歆所言不是童言无忌,刘估已经同意,并且压上如兀门长老之位保秦辂。心中猛地被触

  • 进化从黑铁兽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臭道士是有毛病吧!问个问题都不回答,害我跑了这么长时间路,腿都快跑断了。”在一片青翠的小山丘上,一个少年正趴在一片翠绿的青草上。他仰望着天,焦躁的喘着气息。“这到底是怎么了,好不容易遇见个人,问一下路,怎么也不回答一声就走了。”那少年仰望着天空自语道。这少年就是季云帆,他刚刚一直追寻着那老道,可

  • 霸道公主的腹黑日子生命之重

    深夜的私人医院因蔺老爷子的到来而变的异常紧张起来,临时组成的医疗小组整装待发,院长与副院长亲自在门口迎接,一路将蔺老爷子直接送进了抢救室。刚刚还热闹非常的场面在手术室的门口又慢慢归于沉寂,只有那盏代表着手术正在进行中的灯照亮了一方天。医院有为蔺老太□□排专门的休息室,可老太太只摆了摆手,就坐到了手术

  • 末日公测中在线阅读第一节

    玩**,玩的穿越。这种事情,说出去,别说大人,就算三岁小孩也不会信。可这一切,却都是真的!倒霉的孩子叫林凡,原本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唯一的兴趣就是宅在家里玩玩**看看动漫。本来,周末放假,在家里玩**玩的好好的,突然,眼睛一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给吸入电脑屏幕,再然后,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小镇上……穿

  • 听说我们隐婚了在线阅读重生废柴嫡小姐

    “啪啪啪……”一阵阵的抽打声响起,只见空旷的院子里,一个身穿华服的古装少女正拿着鞭子打面前衣衫破烂的女子。“三姐,三姐我错了,不要在打我了……”那衣衫破烂的女子乞求着面前的华服女子。“你们去把她给我丢到冰潭里!”“是,三小姐。”旁边站着的几个小丫头恭敬地答道,然后上前抓着血莲落,把她拖到了冰潭前。“

  • 无法逃离在线阅读该来的还是来了

    临近午时,尉迟府显得有些安静,巡府的家丁也都按着佩刀不发出声音,生怕打搅了主人的雅兴。可是这时,有人却……“哈哈哈!——龙先生,来,一块儿坐!”又找到一位同伴,尉迟锦心情大好,抬手大声地邀请龙起入座。龙起额头上冒出几条黑线,尴尬地坐下来。尉迟大马金刀地坐到案几后,对着旁边的纸鸢说:“来,纸鸢,你也过

  • 她怎么还不霸道我第三章在线阅读

    有个问题纪遥还不是很明白,接着问道:“爱玛奶奶,您所说的狂躁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比利和路易大帝都有?”爱玛奶奶耐心地解释了一遍,纪遥才知道,阿尔法星人的青壮年时期十分漫长,因此寿命相对来说也比较长,但他们的基因里有着与生俱来的缺陷,潜伏着一种十分顽固而危险的病毒。一旦受到某种强烈的刺激,这种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