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向往的生活:茅山抓鬼道士就算喜欢我

作者:nmsll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太宰治递了一杯温好了的牛奶给纲吉。

“还还害怕吗?”

纲吉紧握着牛奶杯,摇了摇头。

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没有太宰治他们想象中那般害怕。

在彭格列的传承记忆当中,他就见过了黑手党最深沉的罪与恶,那是要比刚才见到的一幕恐怖、可怕的多了。

只是.......

“如果我没有将箱子送到警察局,他们是不是不会死了?”

警察局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就是因为那个装满了宝石的箱子。

目前,那个箱子也失踪了。

很大可能就是被袭击了警察局的人拿走了。

太宰治喝了一口咖啡,看着纲吉说道:“嗯,的确如此。”

“喂!太宰!”国木田独步闻言,微微皱眉。

太宰治没有理会国木田独步,继续道:“但是,纲吉君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没有将箱子交给警察局,那么,死的会不会是你、是镜花酱、是敦君呢?”

纲吉抓紧了手里的杯子,无神的看向了太宰治。

“若是你拿着箱子回到了侦探社,那死的会不会是侦探社的大家呢?还是说,大家死了就无所谓吗?”

“不、不是的!”纲吉失神的看着太宰治,握着牛奶杯的手指指尖已然泛白,“我、我并不想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纲吉君,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想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就算是最强大的人也做不到。他们能够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让他们少受一点伤害。”

太宰治摸了摸纲吉的脑袋,“纲吉君,有些时候自私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纲吉愣愣的看着太宰治,思索着太宰治的话。

这时太宰治又看向了委托人石山。

“现在石山先生该说一说箱子里的到底是不是宝石了吧。”

石山眉眼之间满是纠结,却没有说一句话。

太宰治也没有在乎,靠着沙发说道:“前段时间,大阪那边一个秘密研究异能力的研究所被一把火付之一炬。

近日,有不明势力进入横滨。前些日子,有人在海岸边碰见异能力者争夺什么东西的战斗,据说争夺的东西是一个箱子。石山先生,觉得呢?”

石山惊恐的看着太宰治,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要恐怖。

石山咽了口口水,说道:“箱子里装的宝石不仅仅是宝石,宝石内部装载着人工异能力。”

“人工异能力?!”国木田独步眉头紧皱,“你们成功了?”

石山摇头:“没有成功。我们制造出来的异能力失败了。虽然拥有着与其他异能力相同的力量。

但是,被植入了人工异能力的人,不是他们控制异能力,而是异能力控制了他们,他们成为了异能力的奴隶。

并且,宿主很快就会因为生命力的抽取而步入死亡。不过,在他们死亡之前的暴走,却是相当的危险。”

“在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后,便打算将这一批人工异能力全部销毁。只是没想到,有不明组织袭击了我们。

我们最后也只能将人工异能力的研究资料全部销毁,人工异能力虽销毁了大部分,但最后还剩下108颗人工异能力被抢走。

我们一路都在与那些人抢夺那些异能力,潜入横滨后,箱子就在争抢中掉了。”

“你们找到宝石作为载体,是因为涩泽君?”太宰治问道。

“是的。宝石作为承载异能力的性能要比其他东西稳定很多。”石山道,“我能够更改委托吗?”

太宰治没说话而是看向了国木田独步。

国木田独步推了下眼镜:“说吧。”

“我要委托武装侦探社找到箱子,毁掉所有的异能力。只要太宰先生出手,太宰先生的异能力「人间失格」就能够使那些异能力会全部消失。”

人间、失格。

纲吉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是太宰先生的异能力啊,是怎样的能力呢?

“我的异能力是能够通过触碰别人的身体让别人的异能力无效化。”

见太宰治看着自己说话,纲吉缓缓低下了头。

又被看穿了......

想着,纲吉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

太宰治见此,笑了起来。

纲吉:“........”

纲吉默默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太宰,你这边还有什么消息吗?”国木田独步将这个委托接了下来,问道。

“有哦。”太宰治笑道,“袭击研究所的是海外一个叫做‘皇后’的组织,目前的根据地在贫民街哦。”

国木田独步惊讶道:“真得?”

太宰治连连点头:“是真的。快点记下来!”

“哦。”国木田独步说着就拿笔开始记录了。

纲吉看着这一幕总觉得不对劲,这时中岛敦却开口道:“太宰先生真得很厉害啊,什么都知道。”

“噗~”太宰治笑了,“是知道一些事情,不过刚才的是骗人的~”

国木田独步手中的笔直接折断了。

“太宰!”

国木田独步火大的看着太宰治。

而完全震惊了的石山也回过神,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还真以为太宰治说得是真的。

纲吉看着被国木田独步提着后颈扔掉的太宰治,担忧道:“没事吧,太宰先生。”

虽然一切都是他自己自找的就是了。

“纲吉君,没事的。”中岛敦说道,“太宰先生和国木田先生一直都这样相处的。太宰先生也比较喜欢戏弄自己的搭档啦。”

“原来如此.......”纲吉点头。

“国木田君真过分诶。”太宰治从门外走了进来,“要不是我不死,现在已经死掉了。”

“那请你愉快的去死吧!”国木田独步冷漠脸。

“我也想啊,就是死不掉。对啦,昨天和你做任务的时候,我又看到一处适合自杀的美丽地方,要是能够个漂亮的小姐和我一起在那里殉情就好啦。”太宰治说着。

纲吉听着太宰治的话,心里一跳。

就算此刻的太宰治说着自杀的话很像是儿戏,但是纲吉却听得出来其中的认真。

到底是为什么呢?

纲吉一直想不明白,太宰治为何总是想要自杀。

单纯的以自杀为乐?

真有人是这样吗?

“不过呢,我刚才说的,‘皇后’组织是真得哦。”太宰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将没喝完的咖啡一口喝完了,“‘皇后’是很久前在海外成立的组织,这个组织一直很低调,唯一的高调时刻就是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

前不久,在研究所被毁之前,有看到‘皇后’的人去了大阪,最近也在横滨看到了。”

“也就是说,毁掉研究室想要抢人工异能力的是‘皇后’的人。”国木田独步看着自己的记事本,眉头就没有松过,“我们想要找到并毁掉人工异能力,就需要和‘皇后’对上。”

“是哦,国木田君~”太宰治说着站了起来,“‘皇后’这次来的人是谁,我们不知道。我们对‘皇后’的了解也很少,这对我们很不妙。”

太宰治来到谷崎润一郎身边:“监控调取的怎么样?”

谷崎润一郎将电脑推到了太宰治面前:“监控显示很奇怪。”

纲吉一听,也凑过去看了看。

视频里,在纲吉和中岛敦、镜花将箱子送到警察局没有多久,警察局里的玻璃忽然炸开了,随后那些人全部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全程到侦探社来到警察局,也没有看到有谁将箱子带走了,但箱子的确是消失了。

“怎么回事?”纲吉惊讶不已,箱子凭空消失,人又莫名其妙的死掉,总觉得有点像是不可思议的魔法。

“应该是一种异能力。监控找不到线索,只能用一些其他方法了。”太宰治说道,挥了挥手,“我有事,先走了。”

在太宰治离开没多久,纲吉也被国木田独步赶回去了。

纲吉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回想着今天遇到的事情,叹道:

“这个世界果然比我想象中要危险的多。”

纲吉微微摇了摇头,将纳兹放了出来后,拿出手机打开了好基友聊天群。

温柔君:[图片.jpg]

牛奶君:这谁家的猫?太胖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猪。

废材菌:+1

温柔君:这是猫咪老师,我的新保镖。

牛奶君:保镖?!

牛奶君:就这只肥猫?

双重人格君:这是凭依吧?这猫是妖怪?

温柔君:是的。今天被妖怪追杀的时候,无意中将猫咪老师的封印解除了,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他现在成了我的保镖。

废材菌:温柔君没事吧?

温柔君:我没事,废材君。

温柔君:想要伤害我的妖怪,其中一个只是因为我的气味和我的祖母很像,所以把我当成了我的祖母,她想要要回自己的名字而已.......

经由温柔君的解释,大家才知道,原来温柔君的祖母也能够看见妖怪,并且一路挑战了很多妖怪,得到了那些妖怪的名字,制作成了友人帐。

今天追逐他的两只妖怪,一个是想要要回名字,一个只是想要友人帐。

废材菌:温柔君真是辛苦啊。

双重人格君:拥有这样一个友人帐,温柔君今后应该会遇到很多不怀好意的妖怪和人,你要小心才是。

温柔君:我会的。

牛奶君:既然这样,那只肥猫真得能够保护好你吗?他看起来好弱。

温柔君:应该、问题不大吧。猫咪老师虽然看起来挺不靠谱的,但是今天的确有保护好我。

牛奶君:那就好。要是没用,直接换一个。

双重人格:会被封印的妖怪一般都是比较强大的妖怪,这只妖怪的战斗力毋庸置疑。但,温柔君自己也不能太依赖于这只妖怪了。

温柔君:嗯嗯,我知道。

温柔君:今天第一次这样直面的去了解一个妖怪,我发现妖怪果然如双重人格君所言的那般,也有着温柔的存在。

温柔君:我一直都认为妖怪是可怕的存在,也因为以前的事情不敢去接触他们。现在接触过后才知道,妖怪也会寂寞,也会因为一句话一直等待着那个人。

温柔君:今后我或许不会主动的去接触妖怪,但是,若是他们来找我要回名字的话,我也会试着去了解他们。

双重人格君:对吧~我家的妖怪都炒鸡温柔呢~

废材菌:双重人格君很喜欢自己家的妖怪呢。

双重人格君:嗯嗯。

双重人格君:[图片.jpg]

双重人格君:这是我家里的一部分妖怪。

牛奶君:还是第一次看见妖怪,很奇妙的体验。

牛奶君:老爸叫我去打球了,我先下了。

废材菌:拜拜~

废材菌:看着这些妖怪颠覆了我对妖怪的想象,那些小妖怪看起来很可爱~

双重人格君:是的,很可爱呢。拜拜,牛奶君。

温柔君:拜拜。

废材菌:今天都没有看到负数君和帽子君呢。

双重人格君:负数君且不说,帽子君作为大人应该有很多自己的事情吧,之前聊天他也很少参与,估计很忙。

废材菌:嗯,大概吧。

双重人格君:负数君不是要参加篮球比赛了吗,应该在练习。

温柔君:是啊。要是可以去看他们比赛就好了。

群里人又聊了一会儿,也陆续下线了。

纲吉迟迟没有退出聊天群,一直盯着温柔君之前说得话。

他是不是该认真的去了解一下太宰治呢?

太宰治之前是黑手党,身上有着黑暗气息也很正常。

就因为这个一直害怕着太宰治,也很过分。毕竟,他所认识的太宰治是个温柔、会帮助他的人。

细细回想一下,从遇见太宰治到现在,抛开太宰治拉着他殉情,太宰治对他一直很细心,很温柔,还给他找到了包住的工作,虽然这个工作有些危险,但,总是好的不是吗?

纲吉拍了拍自己脸颊:“明天好好的正视太宰先生吧!”

“噶嗷!”

“纳兹你也这样认为吗?”

“噶嗷!”

“嗯,我会的。”

纲吉笑了笑,肚子却“咕咕咕”叫了起来。

这个时候纲吉才想起,自己心事重重回来路上忘记买晚饭了!

“真是太糟糕了。”纲吉敲了下自己的头,抬头看了眼放在冰箱上的杯面,摇了下头,“算了,还是出去买点吃的吧。”

纲吉将纳兹收了回来,拿好钥匙钱包就出门了。

和群里的大家聊了那么久,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

不过,和大家聊过天后,他压抑的心情好了很多。

纲吉买好晚饭往回走时,已经八点了,路上人也少了很多。

即便沿途都有路灯,纲吉还是忍不住害怕了起来。

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总是忍不住疑神疑鬼。

“啊呀~纲吉君,出来买东西吗?”迎面走来的太宰治笑着靠近了纲吉。

纲吉看着太宰治,对上了太宰治的眼睛,心里一抖,又很怂的挪开了。

纲吉见此,在心里捶地呐喊:不是说好不再怕太宰先生吗?太没用了!

“纲吉君。”

太宰治又靠近了纲吉几步,两人之间的距离缩小了不少。

纲吉不由的朝后退了退,直到背靠住了墙才停下来了。

而太宰治也跟了过来,手“啪”得一下撑在了墙上,将纲吉圈在了他与墙壁之间。

“太、太宰先生有什么事吗?”鼻间充次着太宰治的味道,纲吉甚是不自在。

“纲吉君,你为什么那么怕我?”

纲吉抬眼,太宰治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他又别开了眼,小声道:“没有。”

“唉......”

太宰治叹了口气,收回了手,转身离开了。

纲吉稍稍松了口气,又在心里唾弃自己的怂。

他朝着太宰治看去,太宰治离开的背影就像是孤身一人走向无边无际的黑暗。

纲吉忽然间茫然了,心底也升起了几分慌张。

不能让太宰先生就这样离开!

纲吉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也在那一瞬间,纲吉追上了太宰治,抓住了太宰治的手。

他抬头看着太宰治望过来的眼睛,没有丝毫的躲避与害怕。

“太宰先生,要一起回家吗?”

太宰·刚从家里出来·准备去喝酒·治:“.......好。”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纲吉和太宰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其实纲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大概是终于鼓起勇气直视着太宰治了,纲吉太激动了,脑子都反应的不太灵光。

也正因为如此,纲吉错过了好几个太宰治那意味深长又玩味的笑意,以及那时不时看一眼他们牵着的手的目光。

不过,太宰治也愣是坏得很,一个字都没提。

原本两人相遇的地方距离宿舍楼也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宿舍。

这时,太宰治嘴角一勾,笑道:“纲吉君到底要牵多久呢?就算喜欢我也表现的太饥渴了吧~”

纲吉:“????”

太宰治指了指两人相握的手。

纲吉:“........”

纲吉:“!!!!!”

纲吉如触电般收回了手,脸色通红:“我、我不是故意的!”

话落,纲吉手忙脚乱的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又“嘭”得一下快速的关上了门。

“哈哈哈哈......”

纲吉背靠着门坐下,听着门外太宰治放肆的笑声,热气不断上涌。

门外,太宰治看着紧闭的门,笑得十分开心。

忽的,他看到了窗户上倒影出来的他的笑脸,愣住了。

延伸阅读

牛拜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ygkp.shtml
牛拜男鞋主营正装鞋、休闲鞋、凉鞋、沙滩鞋、棉鞋、增高鞋、注塑鞋、男式休闲鞋、男式休闲

翔宇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d305.shtml
翔宇渔具具有较强的新产品设计加工能力,产品已涉及渔具产品、体育、电力、化工、交通、通

竹宜升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gdi8.shtml
山东竹宜升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招商于一体系的综合性企业。本

质成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dong.shtml
质成灯饰总部是一家创新型快速发展的公司,创立于2011年3月,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

儿子娃娃椒麻鸡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bc74.shtml
儿子娃娃椒麻鸡是专门从事农家风味的餐饮品牌。自公司建立以来,宏扬与传递中国传统饮食文

沃尔玛超市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s78u.shtml
沃尔玛超市是一家美国的国内外性少售连锁品牌,总部设在阿肯色州本顿维尔。沃尔玛主要涉足

锦昊达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dcwf.shtml
锦昊达工艺品是一家集毛绒玩具和宠物玩具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早

鸿润鑫科技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pthu.shtml
鸿润鑫科技成立于2000年初,占地4000多平方米从事硅橡胶制品、塑胶产品、电子产品

佳美口腔门诊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s7hh.shtml
北京佳美医院管理公司是国内个连锁经营的大型现代化口腔门诊体系,是由中国佳美集团和英国

加瑞尔COROUR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gqt8.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无尽神通第1章在线阅读

    江城,姜府。姜菱月从睡梦中惊醒时,一只大手正覆在她额上。“发烧了,怎么会烧得这么严重?”男人的声音低沉落入她耳中,惊得姜菱月浑身发颤。她强撑着坐起身,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那碗褐色的中药,不假思索地抬手掀翻。药碗哐当碎裂,浓郁的药汁洒了一地。姜菱月把身子往角落里缩,恨恨地只想离这人远一些:“傅大少,我用

  • 武侠之最强帝王前线战报

    金銮殿中,木国皇帝高坐于龙椅之上,下方众大臣排坐两排,左手之排以太子为首座,右手之排以大元帅为首座,此刻殿中众大臣正在注视着殿中唯一站立之女子,木国七公主殿下赵语柔。木国皇帝高坐于龙椅之上,用威严的目光看着站于殿中的赵语柔,一言不发。赵语柔此时正一脸淡然的站在金銮殿中,用无畏的眼光看着正坐于金銮殿上

  • 至尊隐龙之硝烟

    离落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漂亮,毕竟十几年里只和师傅生活着,每天要做很多事情,哪里还有心思注意自己的装扮,自己的外貌。自然而然会对雁说的话没有多大反应。但正是这种态度,让雁看不顺眼,因为在她的眼里,这是一种无视,是一种清高,一种自傲。雁最看不惯比自己更自负的人!两眼瞪着离落,简直想把她吞进肚里。“你干

  • 无限诸天大乱斗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从奶奶接了儿媳任思语的那通电话后,便神情恍惚定定的坐在了椅子上,以至于阿婶叫了她半晌,她才回过神来。“老夫人,这该来的,终究是逃不过,这事,咱得想个好法子来应对它,不可酿成大祸啊老夫人,你别光是傻坐着不说话,你再这样下去,老身都吓坏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阿如,没有那么简单……”“老夫人,我们

  • 假面骑士:神级选择系统之 黄巾旧友(1)

    东汉末年,灵帝沉迷酒色,外戚、宦官专权,导致朝政腐败,公元184年,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赋税不减反加,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史上最大的农民起义黄巾起义爆发,一时间朝野震动,此时汉灵帝幡然醒悟,改元中平,立即组织官军抵抗,并解除党#禁,同时诏告天下,招募义军,在种情况下

  • 勇者男票已黑化原因(求收藏)

    早上的阳光照进了屋子,温阔已经蹲在窗口晒了一晚上月光,充了一晚上的电,也没敢出去浪,怕遇到昨晚的鬼东西,尤其是在阳光出来前已经提前蹲在阴影中,怕出什么意外,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手指,慢慢的探向阳光,皱了皱眉,有点不舒服,放了几分钟,收回手指,发现没有任何变化,我果然不是正常的鬼,怪不得牛头马面不来收我

  • 葫中仙第1章在线阅读

    楔子伦敦迷雾即使是在五月,伦敦也不见得有几天可以看见太阳,饶是这样不算是炎热的天气,莫莉也热的满身是汗。棕色的长发,此刻正紧紧地黏在了颈脖之间。没有所谓的**与诱惑,莫莉知道,现在的自由只能够用狼狈到难看来形容。五月是英国的毕业季,离开了大学,离开的自己的家,她也不得不开始依靠自己的能力去生活了。好

  • 网游之我主神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法净稍微休息了一会后便打算继续前行,说不定在前方不远处师父正等着自己赶过去呢!又向前走了几十米,小木屋出现在法净眼前,然而引起他注意的并不是它,而是在小木屋前不远处地上的那两样东西——阴阳罗盘和青铜古镜!看到这两样东西散落在地上,法净的心头又多了几分希望,他连忙上前将这两样东西收了起来,不由得加快了

  • 神奇宝贝之超神纪元在线阅读第5节

    “没有任何问题,我问遍了丽兰家的管家保姆,甚至快递员,他们都说丽兰小姐没遇见什么古怪的事情,只是某一日清晨醒来,就变了一个人。丽兰的父亲似乎还为此特地请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她过去的人生很稳定,应该不会出现双重人格的现象。唯一的解释就是心中有了别的想法。”火龙汇报说。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他就查遍了丽兰身

  • 神元之门第四章在线阅读

    离决点开区域网的那个图标,什么都没有做就直接进了**。可是另他感到惊讶的是,一进去就发现有个汕职的区域网离决手指动了动,申请了个新ID,就进去了。才看见汕职战网的界面,离决就怔住了。他本来以为在汕尾这边的战网应该是没有多少人在玩了,就算要玩的话,也是去现在的高端区域打,更高水平的话,就是去国外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