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玄幻之最牛打劫系统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五毒靖哥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夜色渐渐退去,阳光接替月光照亮大地,婆娑的光影从树叶枝丫间溜进院中。初秋清晨的院子露水深重,从微凉的地砖上渗透出来。

“咚咚咚”

“少爷,您起了吗,少爷”

伴随着敲门声的轻声呼唤,阿维故意降低了音量,小心地在苏文泽的房门外敲击着,像是怕惊醒府中众人似的。

“来了,何事大清早地来敲门”苏文泽急急忙忙套上一件外衣,边系着衣带变往门口快步走出来。他的头发就这样散着,尚未束发,随着他的步伐飘起。虽然匆忙,但他依然衣衫整齐,墨蓝的外衣如一副水墨画,铺在他身上,他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阿维气喘吁吁地将前天晚上苏文泽交给他的包裹托在手掌中,包裹上还盖着一封信。

“孟姑娘,留了一封信,已经离开草庐了。”阿维像个犯错的孩子,小声的说,“她留了封信在桌上。”虽然阿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苏文泽也不会怪自己,但是还是下意识的小心翼翼,他就是觉得那位姑娘,对苏文泽来说不太一样,她的不辞而别,会让他的少爷心生难过。

苏文泽只觉得脑子突然空白了一下,头有点晕眩,却也不是难过。他看着信和包裹,愣了愣,竟忘记要接过来。

“少爷,少爷……还有……”

阿维又轻声唤了他两声,眉头紧锁,果然,少爷还是不舍那位姑娘离开的。

苏文泽终于从呆住的神情中跳脱出来。

“嗯,好,我知道了,她确实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理应如此。”苏文泽的端过阿维手中的包裹和信,落寞地转身,准备回房。

“少爷,那个等等,还有太子……”

“阿泽哥哥,你在哪呢?”

阿维的话被一个欢快的少女声音打断,那声音如银铃般从尚书府的外院传来,夹带着天真烂漫甜甜的笑。

“阿泽哥哥,你在哪呢?”

隐约中那女孩的声音渐渐靠近,头饰碰撞着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敲击声,伴着她银铃之声,别样动听。

“哥,你倒是快点啊”女孩催促着她的兄长,估计是嫌他拖了自己的后腿。

“急什么,你的阿泽哥哥又不会跑了”

少女身后是一个少年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和阿维差不多岁数,顶多十八九岁的样子,却莫名的沉稳,青涩中带着点老成。

苏文泽一惊,这是,太子的声音,转身用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阿维。

“太子殿下,他为什么会来,怎么不早些告诉我?”

苏文泽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披头散发,衣衫虽整却极其悠闲,这幅妆容,如何能见驾。

“请太子和公主去大堂稍候,我稍作整理便来”苏文泽以他有生以来最快的语速安排着阿维,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阿维迷茫的看看被关上的房门又望望不时传来叫唤声的外庭,左右为难。这是让太子在外等候的意思吗,架子这么大?还让自己去传达?算了,少爷给的烂摊子挑不上也要挑。

阿维双手握拳,给自己打了个气,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外庭走去。

“阿泽哥哥,你快出来呀,你在哪个房间呢?”

阿维出去的时候,那女孩正巴着窗户一间一间垫着脚尖往屋内张望。她个子不高,穿着一件粉色丝绸所制的罗裙,白色的腰带将她小小的身子裹得紧紧的,隐约可以看出曼妙的身材。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银色月牙状步摇被她当成发簪,将一半头发盘起,圆嘟嘟的脸蛋十分可爱。

太子殿下背着双手跟在她身后,果然,年纪与阿维相仿,穿着浅色便服,但也轻易看得出来这一套行头价值不菲。镶着白玉的腰带,腰带左右两边各垂下两块和田玉配。带着一根白玉飞云簪,半成熟半稚嫩的脸上笼罩在少年本不该有的气势中,他的穿着打扮除了颜色与苏文泽相反,其他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

阿维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深深行了个礼。公主好奇看着阿维,上下打量着他,这个少年虽不及苏文泽那般惊艳,但是面容尚为精致,干干净净。

“我阿泽哥哥呢,他为何还不出来,难道没听见我在喊他吗”公主仰着脑袋,嘟着嘴委屈道。

阿维咬了咬牙,这朗玥公主,果然是名不虚传,皇后的嫡女,从小皇帝陛下对她便宠爱有加,还有太子这个兄长,处处惯着她,以致公主历来刁蛮任性。

“少爷已经起床,马上出来,太子和公主出宫奔波,是否要先去大堂稍作休息。”阿维依然保持着90度的鞠躬姿势,不敢站直。

公主还想拒绝,太子殿下跨步上前,抬手温柔地扶起阿维,“你先平身吧,既然兄长如是说,那我们便先去大堂喝杯茶。”

阿维长舒一口气,这太子果然也名不虚传,温润如玉,礼数周到,年纪轻轻深受皇帝宠信,为天下众公子表率。阿维偷偷在心中窃喜,太子这行事做派,不是我们少爷的翻版嘛,自己也是从小跟着少爷,怎么就没学到一星半点。

阿维迎着太子和公主二人走去大堂,招呼他们坐下。正巧,时间刚刚好,苏文泽也休整完毕,走进大堂。

“太子公主请恕罪,微臣来迟。”

苏文泽和阿维一样,见面先来了90度的深鞠躬,毕竟让自己的君上等自己,实属罪过,但也无奈,总不能披头散发的面见太子。

“兄长不必介怀,平身吧。”太子做了个平身的手势,示意苏文泽坐下。

“太子和公主今日为何到访,还请明示。”苏文泽毕恭毕敬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向公主点了点头说。

公主就是个活泼的主,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蹦一跳的窜到苏文泽身旁,挽起他的一条手臂,面带娇嗔地说。

“当然是来找阿泽哥哥玩呐,我们今天可是偷偷溜出宫的,阿泽哥哥,你带我们去宫外好玩的地方玩玩吧,嗯,我想去茶楼,我想去集市,我还想去……”

“朗玥,莫要缠着兄长”太子打断公主的话,话语中满是宠溺,像在哄骗孩子。

苏文泽笑着摸了摸朗玥的脑袋,朗玥的脸上绽放出比百花齐放还要灿烂的笑容。

“无妨”苏文浩温柔的说道。

“兄长,朗玥说的并不错,我们确实是微服私访,想看看这京城最真实的景象,父皇常说,君者以民为天,就当是体察民情吧,还请兄长替我们安排。”

太子殿下抬起双手,向苏文泽行了个半礼。这么多年来,他一向循规蹈矩,这是他第一次偷偷溜出宫,若不是尚书府如今苏文泽主事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有这种勇气出来微服私访。

“万万不可,这太危险,殿下并未带护卫,万一出了什么事,臣万死难辞其咎。”苏文泽听到太子这请求,内心千万个拒绝,这可不是小事,安全难以保证,绝对不行。

“兄长只要带我们去一些安全的地方便可,例如茶楼,我们就是想听听民间的故事。”太子百般请求着,这时候公主殿下也来加了把劲。

“阿泽哥哥,带我们去嘛,你保护我们不就好了吗,好不好嘛。阿泽哥哥……”

她撒着娇晃着苏文泽的手,苏文泽为难着,却又拗不过这兄妹两最终只能答应。

“好吧,但是你们要答应臣,不得乱跑,不能高调行事,去完茶馆我立马送你们回宫。”

苏文泽想了所有能保证安全的条件,向这个两个祖宗提了个遍,他们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走吧阿泽哥哥。”

公主将她的兴奋全都写在了脸上,片刻也等不了似的拉着苏文泽往外跑。而太子显得很淡定,其实他的内心早已激动万分,从未出过宫,自小就端着一副大人的样子,难得随心无法无天一回。

苏文泽原想安排车马,却被太子拒绝。“兄长不是说不可张扬,我们步行便可”

苏文泽转念一想也有道理就也没有再纠结,带着两个小朋友走向盛京城的主街。

盛京的主街一年四季都是热热闹闹,清晨的早市已经将街道占的满满的。各种各样的小铺子勾起了朗玥浓浓的兴趣。她穿梭在各大小商铺间,开心地像个孩童,也难怪,她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缺,就是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

“店家,这个是什么,怎么卖”每一个小铺子都逃不过她的询问。

“姑娘,这是手绳,绑在手上可以给你带来姻缘。”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笑的很和蔼,耐心地答道。

“这个我要了”朗玥路过的店铺一个都不放过,随手便拿走,苏文泽很自觉的在她身后帮她付着银两。太子殿下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强忍着笑,依然端着他那姿态,故作镇定。

快乐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从尚书府到邀月楼不过一刻钟的路程,可是邀月楼未到,变故就已经寻上门来。

黑色的短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向站在一起的苏文泽和太子殿下。箭身比一般弓箭短一截,没有用来保持平衡的箭羽,而是一团黑色的气体。眼看着箭就要射中两人,苏文泽本能的转身竭尽全力将太子殿下往安全的方向一推。

此时的太子已经吓傻了,他哪遇见过这种事情,从小到大都是一群侍卫寸步不离的跟着,安全得很。他被苏文泽这么一推,一下重心不稳,仰天倒了下去,双肘往地上一撑,双双磨破了皮。

苏文泽将自己的身躯挡在太子面前,他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一箭了,也怪他太过侥幸,居然同意带这兄妹两出来闲逛这么无理的要求。他闭上眼,等着这一箭的到来。

延伸阅读

落难龙女发家史在线阅读球队重建  http://www.taomedia.cn/dvh6.shtml
郭旭回到家后,父母已经在家里了。他们都还没有休息,在客厅里看电视。“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天之骄子小侯爷在线阅读仙人  http://www.taomedia.cn/be14.shtml
对于花脸来说,没有实用价值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做的。作为一个半乞丐,花脸很清楚自己的境况

三国之贼行天下之捅破天了(5)  http://www.taomedia.cn/gbgl.shtml
听到楼梯口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李阳脸色一变。要是还保持在霸者状态的话,至少还能冲杀一波

泯灭之新纪元之重任在身(三)  http://www.taomedia.cn/xvm.shtml
女娲说道:“吾等也不是那无情无义之人。飞儿此行定是万分凶险,因此吾等每个人,都会赠送

魔法纷争启示录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taomedia.cn/dor4.shtml
盖尔正躺在他的简易小屋里啃完了一条烤虫腿,吃得那叫一个满嘴流油,看着不远处屏幕上全立

失心医院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taomedia.cn/b3sc.shtml
“流主,刚刚下属来报,周庭栋适才已经进入靖海镖局,我们现在要不要立刻通知马三把靖海镖

[火影]卯月夕雾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taomedia.cn/yro9.shtml
迎风城,林家。百年前,林家第一代家主林远山来到迎风城担任城主一职,就此安家,百年时间

[综]黛玉穿越记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taomedia.cn/d8jj.shtml
阿娅换了衣服,便斜坐在太妃塌上。手里拿着茶杯把玩着,心思却停留在还没有送来的食物上。

小良药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taomedia.cn/sipj.shtml
“又是你,真是冤家路窄啊。上一次输那是一个意外,有种就来一场男人真正的较量。”“怎么

好巧,原来你家也有矿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taomedia.cn/be7m.shtml
我说,你跑哪野去了?知不知道我在那等了你好长时间。虽然,在那里我只等了一小会就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兽魂在线阅读第5章

    冷面站在武学大堂的面前愣了一下,那个建筑的高度是他身高的三倍,他投出仰视的目光,希望这里不会让他失望。那大堂正面的土墙上有一个孔,那孔里露出一只眼睛,正对着冷面投出诡异目光,随即,堂里面冒起一个粗壮的声音:“来了,来了,是个新人。”“怎么样,看上去厉害吗?咋们两个按不按得住他。”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 食戟之毒料理士第二章在线阅读

    “好无聊啊~~!!”我们的女主羊头少女浪川草柳響撑着下巴,看着在讲台上讲的自HIGH的新数学老师,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的纸飞机。自打上次气晕那位号称“并盛町金牌教师”的数学老师后,全体教职工,特别是理科组的老师强烈要求给予浪川草柳少女退学处分。但一向民主温柔好说话的校长,却难得强硬的拒绝了。“……浪

  • 心魔禁区在线阅读太后寿宴

    第三章太后寿宴一行人在暖玉阁待了许久,廉焕之更是过足了慈父的瘾后才在苏姨娘百般催促下离开。廉倾城听得脚步声渐渐远去,强撑着的身子不由得感到一阵空虚,她盯着原本苏姨娘站着的地方良久。“小姐…”徐嬷嬷再也忍不住,几滴昏黄老泪涌出“小姐能有今天的举动,老奴便是现在死了也能放心了。”廉倾城抿了抿干涩的唇,白

  • 灵珠传之男大学生闯异界之第三章(3)

    药女:我是大唐公主出嫁团队中的一员。但我不是陪嫁,我是由大唐派遣,去给西域送温暖——啊,不对——送先进技术和礼仪文明的,要待满五年。别看我在大唐只是个小小的采药配药的,到了西域,我就变成高等女官了,谁见到我不得停下低头叫一声“大司药”,这也算是来屈支这弹丸小国的一个好处了。只要在这西域待满五年,回去

  • 僵约之守护第9章在线阅读

    “许琳琅,”傅恒叹了一口气:“你不要胡闹了。”许琳琅挑着眉梢,侧目看他:“行啊,我是挺热的,要不然你把你的帽子借我戴戴?”傅恒立刻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帽子,往后退了一步。许琳琅当即笑了起来:“哈哈哈——不得体是吧?”笑声里带着几分得意。傅恒无奈,松开了手。许琳琅的这种小把戏,玩了不知道多少次。可偏

  • 灵泉记在线阅读第3章

    顾涵清脸上一红,本来打算进内衣店让他出出糗,想不到他脸皮是这么厚的人,而且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只怕到时出糗的是自己也说不定,骂道:“无耻下流臭流氓。”半边天大厦一共十层,下边六层是普通女性消费者的服饰手饰之类,上边三层才是贵妇大小姐们的高级消费品。两人直接上了第七层服装皮包层,各种名牌琳琅满目,果然不

  • 直播:探险之王!在线阅读第7章

    “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刷!小飞和天津饭同时消失在大家眼前。“砰,砰……”两人交手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几秒后,天津饭用胳膊挡住小飞的一脚,两人各向后跳了一大步,试探攻击结束!“刚才小飞选手和天津饭选手用超高的速度突然消失,几秒钟之后两人同时出现,看来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天津饭选

  • 综影视 梨花之人类想象力的极限

    唐让今天的心情很轻松。因为他今天值夜班,晚上十一点才上岗。而作息规律如白亚杰,十一点肯定已经沉入梦乡,自己也就不用提心吊胆,时刻担心会接到他的召唤了。换上白亚杰口中过时又俗气的制服,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更衣室。从地下负一层的更衣室走到地上一层的大堂,要经过一段九曲十八弯,绕得跟迷宫有一拼的通道。而且

  • 我的武魂能复制属性在线阅读第十章

    人老了,睡得比较多,简淑一天差不多要睡十三小时,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整天浑身疲惫乏味。小孙女在暑假也不能轻松,刘碧兰带她上各种辅导班,上到语数英,下到钢琴书法舞蹈,一个星期就没有几个小时是可以玩耍的。许是江佳毅跟她闹了一通,刘碧兰不敢太管束他,遭殃对象变成江佳敏。今天钢琴老师来家里教江佳敏弹钢琴,刘

  • 重生之巨富人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雪。弟弟被抱来的那一刻宇智波雀佑终于松了一口气。为什么呢?因为某个焦急等待的父亲为了转移注意力快要把他貌美如花的大儿子秃噜秃了。“斑,宇智波斑。”宇智波田岛轻轻接过二子,看着襁褓里的新生儿露出柔软的眼神,随即收敛表情转身郑重其事的把小儿子交到了长子手里:“还记得我教你的吧?照顾好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