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医女有毒:世子病娇宠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红尘浮生 来源:言情小说吧

回到皇宫不久,皇帝就收到大臣上书,说虎山一直是皇家自诩神圣威严的象征,所以皇家每年都会去虎山打猎,但是从未登上过虎山,那是对虎山对上天的崇拜。

如今太子冒天下之大不韪私自上山,所以才导致虎山山崩地裂。老天都在为此事愤怒,如果不惩罚太子,恐怕不足以平民愤。

皇帝将此事压了下去,对于太子的事情,他总是这样,能庇护他多少就庇护他多少。

可是,不久,京城附近就已经有大批的佛教、道教人士开始游行。说是虎山倒塌,是天怒。不惩治惹事的太子和顾将军,老天还会再次降临灾难的。后来连吃斋念佛的人们都加入了游行的战争中。

整个皇宫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皇帝也开始抵挡不住了。

他只好命人将太子监禁在太子府,将顾玥收押。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没有办法,就只有牺牲顾将军了。

虽然他也很喜欢这个年轻有为的将军,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以后他绝对能当好太子的左膀右臂。

不到万不得已,皇上也不愿意牺牲太子的左膀右臂。他很看重自己的这个儿子,不仅仅只是因为的嫡出身份、是自己最心爱的皇后的儿子,还因为太子那非凡的文韬武略。以后肯定是个仁君的不二人选。

顾玥这几天都在相国府乖乖的呆着,她也没有想到,不就是爬个虎山吗,怎么就闹出这么多麻烦?

若不是顾相国竭力保护,恐怕她早就被那些暴民抓起来千刀万刮了。她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去爬那个狗屁虎山了。

她正坐在屋里感叹,突然莫桑急速的跑到她跟前:“将军,皇上派人来抓你了,怎么办?”

顾玥心里就是一咯噔,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可是还没跑出去几步,一队皇家侍卫就冲到了她的面前: “奉皇上口谕,立即拿下顾玥,收押天牢。”

顾玥美目一瞪,大叫道:“我又没犯什么错,凭什么抓我?”

领头也不回答,只见他大手一挥,几个侍卫就走过来押她,顾玥一惊,反手一个还击,逼得侍卫后退几步……

“玥儿,不得胡来”顾清扬喝道。只见他老脸通红,跑得气踹吁吁。顾清扬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无奈的摇摇头。

顾玥明白过来:看来着爹爹也没有办法了,现在拘捕那就是抗旨,那罪可就大了。

顾清扬缓了一口气,满眼怜爱的看着她:“你且先委屈几日,爹爹想想办法一定救你出来,你放心,你毕竟是我的儿子,他们暂时还不敢拿你怎样的。”

顾玥看看这个和蔼的老人,含着泪说道“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都是孩儿的错,让爹娘担心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是真把这儿当自己的家了,她也是在这儿才体会到了父母的疼爱,家的温暖。

“玥儿”顾夫人已经闻讯赶来,一把抱住顾玥:“我的好儿子......”顾夫人好一阵伤心。顾玥也有些感动,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这个可怜的夫人前不久才差点痛失爱子,现在唯一的儿子却要遭受这牢狱之灾,后果还不敢想象,她会有多痛苦。

“你赶紧想想办法啊,老爷,别让他们带走玥儿”顾夫人急得又转身拉着顾清扬的手。

“咳,相国大人,夫人,请不要再拖延时辰了,小的们还要赶回去复命。”领头的再次发话了。

“哎,先去吧。”顾清扬看看顾玥,摇摇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顾玥给二老深深的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

“老爷,玥儿……”后面传来顾夫人无奈的声音。

顾玥不敢再回头看一眼此时的娘,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此时,萧辰还在府上安静的看书,他知道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闯祸,只要在太子府呆上几日,就没事了。所以这次他也仍然如此,悠闲的在府里呆着。

苏起突然急冲冲的跑到他面前,差点没刹住脚,打翻了他端着的茶杯。萧辰瞪了一眼他这个不沉稳的部下,又低头继续喝茶。

苏起也不管太子的目光,也没有道歉,直接说:“太子,顾将军被抓入天牢了”

“什么?”

刚送进去的茶水一口呛了出来。

萧辰历目瞪着苏起,示意他把话说完。

“现在闹事的人越来越多,连那些吃斋念佛的妇女都加入了,说是不惩治藐视天威的人,国家将有更大的灾难。”

“今日早朝,大臣集体请命,要求严惩太子你和顾将军,以平民怨。”苏起顿了顿接着说道:

“皇上没有办法,才说你是被顾将军蛊惑,还让人将顾将军收押天牢,由刑政司张大人看管。皇上还命令监禁太子府,禁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不用说,这是最高级别的看押。皇上这是准备拿顾玥当替罪羊了。

“走”萧辰起身大步朝府外走去。一眼就看见禁军已经到了门外。趁着还有些凌乱,萧辰赶紧冲出去。

“铛铛,铛铛”几把齐刷刷的利器交织在一起,挡住了萧辰的去路。

“太子殿下,皇上有命,太子府的人一律不得出太子府。

“你,你们……走”

萧辰狠狠的指着他们,随即又很很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他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现在有希望救顾玥的只有自己,如果乱来,只会让父皇加派更多的人手看好自己,把事情闹得更不可收拾。

萧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平复了自己的心态,好让自己冷静的思考问题:父皇这是要斩断顾玥的救命稻草。现在谁也帮不了他。即便是相国大人也无行,皇帝的决定,谁能忤逆?

除非解除刁民的闹事。但很明显就是有人利用此事,让事情闹得更大,然后获得更多的利益。

此事的矛头明显指向自己,自己倒下了,对谁的利益最大?谁就会是后面的操纵者。

当今有这个实力操纵这么多的人闹事,还能让这么多大臣上书,此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此人是谁?

萧辰将当今有势力的人都想了个遍,一个一个的设想推断,结果都只有一个势力可疑,那就是高贵妃和顾清扬。

他赶紧让苏起去查办。

萧辰寝殿有个密道,可以直接通往西大街王猛酒家。顾玥的房间也有一条密道也是通往这王猛酒家。

当年俩人秘密让人修这密道,就是为了偷偷出去玩,还可以知晓一些宫里不知道的事情,说白了,他俩就是这王猛酒家的老板。这王猛酒家就是他们的眼线。现在又派上用场了。

夜晚,萧辰还在亭廊里等着苏起。只要是需要他思虑大事的时候,他都喜欢在这亭廊里思考问题,。

苏起终于回来了,待苏起把查探的事情说完,萧辰才冷冷的说道:

“果然如此,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通知你”他深邃的目光看着远方,他需要在好好思虑一番。

“是”苏起默默离开。

顾玥被带到天牢后,牢头也没有多话,直接叫他们把她押进里间的一间牢房,被人一把推进去后,只听得“哐当”一声,她就被丢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方。

一股腥臭的气息迎面扑来,血腥味中夹杂着刺鼻的尿骚臭味,还有人从身上散发出的恶臭的味道,恶心得她忍不住干吐了起来.....哎也只能是干吐了,一早折腾到现在还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可是一张开嘴想吐,那股恶臭就更是肆无忌惮的朝她嘴里钻去......她又赶紧的捂住了嘴。她只好蹲在地上闭上眼睛让自己慢慢适应。

许久,待她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后才看清,这几尺见方的阴暗潮湿的牢房,墙上到处是斑斑血迹,处处透着一股阴深寒冷。她不由得拉紧了衣衫。

天牢的日子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她没有到过天牢,更没法想像这天牢的环境这么糟糕。

虽然以前在百兽族被哥哥姐姐们欺负,关禁闭的时候也不少,虽然也常常挨饿,但至少还有龟摸摸偶尔能偷偷送些饭菜进来,让她感受到有一丝丝的温暖,那时候她知道自己至少不会被他们折磨死,身边也没有这么多血腥的人,恐惧紧紧缠绕着她......

只能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呆着,整日见不着光明,吃的简直就比猪食还差,最恐怖的是时时传来受刑犯人的惨叫声。还不时有人受不了酷刑被活活折磨而死。

看着他们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拖走,她就吓得赶紧躲在墙角,在那样的地方时刻体验着恐怖,死亡……

可能是相国打点过,牢头们并没有拿她怎么样,也没有对她用刑,可是这样的日子她真是呆不下去了。

她受不了那些味道、那些声音、那些恐怖的场面,那是她这辈子想都没想到过的恐惧。

她时刻都在希望相国能早点救她出去,虽然她不知道政治有多么黑暗,即便她的亲爹是相国,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还有太子,他也不来救自己了吗,难道他也被抓进天牢了吗?

他是太子,他应该不会被抓进来的,这也是她觉得安慰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内心希望萧辰没事。

可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去,我不会就死在这儿了吧?爹爹,萧辰,只有你们能救我了…….

她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想到了人世的爹爹,看来自己真把顾府当成了家,这儿是她2000年来唯一感到温暖的家,只是不知道还能享受多久这种幸福。

延伸阅读

小狼狗小奶狗[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waxingmoon.cn/yih7.shtml
庆明223年,青屏山下,京城东街,有两座大宅子比邻,共占了大半条街,是京城文采博众的

给我一枪之出乎意料的新闻发布会(2)  http://www.waxingmoon.cn/g6a9.shtml
北辰安静的坐在雷炎修旁边,雷炎修的手在桌子底下轻轻的握着北辰的手,意思是在表达,没事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waxingmoon.cn/b868.shtml
樱花泛滥的日子,老实说,在这种场景里面,都是女主角遇见男主角的重要场景。回眸一笑百媚

捉妖的那些事荣妃  http://www.waxingmoon.cn/nokq.shtml
从坤宁宫中出来时,也不过是午时多些。皇后赏赐了白贵人一支簪子后,也只是对众人寒暄了几

黄泉十二路剑诀难道是巧合  http://www.waxingmoon.cn/d9wv.shtml
“啊?就是在这里啊。”夏至很自然的回答道。不是这个姑娘卖出的,她不知道也很正常。“可

含娇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waxingmoon.cn/px2f.shtml
第二轮开始就是淘汰赛了,所有参赛怪物都为一组,要轮流将二号沙球投掷进规定的范围里,要

我有一段情杀手难当  http://www.waxingmoon.cn/ablq.shtml
“你就不能客气点?好歹我也是你的衣食父母。”林子里传出一个无奈的声音。“我只在乎钱。

最佳笔友之云南小镇(10)  http://www.waxingmoon.cn/pnl4.shtml
三塔镇邪三百里,一溪源美涧千丛。云南,很美的一座省。在云南的有一村落。很古老的村落,

奥特之黑暗奥特曼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waxingmoon.cn/g8zi.shtml
乔卿觉得自己的脑洞让陈靳尧最近的举动弄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敢想了。比如说当主持人问到两

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综]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waxingmoon.cn/ds9t.shtml
两分钟后,苏北抵达事发现场,并没有发现小管家说的外卖骑手。“玩我?”苏北哼哼,“天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三界收破烂在线阅读第10节

    “好看吗?”她的两颊微红,眼神因着酒意变得少了平日的清亮而多了一种迷蒙,薄唇轻抿,长发已经在戈壁滩干燥的空气中迅速变为了半干,披散在后。她身上的吉服似乎和京城中命妇的多有不同,同样是霞帔的样式,袖口被改窄了,在腰身处多有修饰,配以细小的宝石,多了几分西域风情。月光之下,赤红裙摆,即使头发散乱没有戴凤

  • [敖丙]海盐珍珠冰棒[哪吒]第七章在线阅读

    两人无语地看着夏宝宝,夏宝宝反应过来尴尬挠头,呐呐道:“所以说,有什么事就要早点说清楚,要不然“我”也不会离家出走。”小孩子没有是非分辨能力,信任的人说什么,天然选择深信不疑。夏易州因为一时好玩,阴差阳错下原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虽然这是小说,但心里还是感觉很荒谬。夏易州苦笑点头,清俊脸上带着无奈。当

  • 诺言·今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男生叹了一口气,把另一只耳朵上的耳机拔下,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满意?”他这个样子我就更不解了,我只是想问一问,竖着一只耳朵就够了,干什么一副咱俩是冤家的样子。“你别这样,显得我多找打一样,戴上戴上。”我将一只耳机塞回他的耳朵“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一个月之内的一些记忆像被抹掉了一样,好像是。。选

  • 陆少的萌妻之第三章

    松阳买布料主要是为了给我做一件衣服,虽然他指着那些鲜艳的布料问我喜欢哪个颜色,但是我觉得这种颜色穿起来不耐脏,不适合我这种经常摸爬滚打还要揍天然卷的人,所以每次都选了灰色。在这种年代环境里,料子也不用选太好,只要不是麻布手套的那种,我都可以接受,反正我也皮糙肉厚,虽然摸着还感觉挺精细手感挺不错的,事

  • 无尽诸天在线阅读第4章

    将刚刚发生的事全部告知刘慕生之后,刘慕生先是发了小会儿呆,然后居然选择了毫无保留的信任了,更是和刘云研究起了身体控制方面,在他认为,这样会多一张活下去的底牌。经过一番折腾,他们发现,只要刘慕生处于精神放松,精神疲惫的状态,刘云就能接管身体,当然,刘慕生要是反抗不愿意,刘云也是毫无办法,这让刘慕生对刘

  • 恐怖白色魅影第八章在线阅读

    四周的花瓶里插满了白玫瑰,,桌上摆满了牛奶糖。她拿起一颗牛奶糖,剥开糖纸,慢慢放进嘴里,牛奶糖的甜味在口中化开。甜到了初兮兮的心里,她嘴角上扬,每每想到和晓涵初遇的场景,就像嘴里这块牛奶糖一样,甜的发腻。“我好了,我们走吧。”肖晓涵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身材被修饰着恰当好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枫叶

  • [综]女主角什么的我不干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赵庆峰不认识赵楠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但是问军是认识的,看着赵庆峰的神情,他就知道他不认识,于是就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自己女儿没有欧泊石,赵庆峰很清楚这一点,特别还是高品质的宝石,他家里有点钱,但也不会奢侈到买几百万的宝石,不过看到女儿和肖扬之间,貌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自己那个一般人无法降服的女

  • 名门星妻第9章在线阅读

    李彦锦将智通的嘟囔听了个齐全,他双眼放光地使劲盯着谢二娘琢磨。可惜他才学了不到半天,连个皮毛都没摸到,更别提什么见鬼的领悟精髓了。就这样,谢沛在不知不觉中,将大小两个男人好好虐了一遍……接下来的日子,智通过得非常充实。两个准弟子都学得很快,尤其是小丫头,可谓是进展神速。然而真正让他服气的是,这些天下

  • 歧路第三章——高中时代-第4节

    第4节——找到答案了(1988年2月10日[小年]9:10分)“广泰,嗯,给你削了皮了,吃吧”小燕儿拿着苹果递到广泰面前。“苹果,你就自己吃吧”广泰嬉皮笑脸的说。“那你呢?”小燕儿问。“我吃你”广泰那色相出来了。“你讨厌不讨厌?都这样了还不正经呢!”小燕儿有点害羞。两个人认识时间不长,可是却越轨了。

  • 作精Omega理直气壮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一次的刺杀目标,分别是元婴六阶的山贼,还有一个元婴境一阶的家伙我也带回来了。”见莫裳坚持,福伯也就只好作罢,给莫裳介绍起了二人。“嗯”莫裳对着福伯点了点头,同时将手中的泣血剑抽出;这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她的笔下,但是亲自动手的话,他还是第一次;手中的剑更是抖个不停。剑中的夜枫,这一次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