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度痴迷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多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晓声赶到二号楼楼底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正被五六个人围在圈的中心。

那姑娘耷拉着脑袋,整个人害怕得都快缩成一团了,上天遁地皆无门,看起来急得都快要哭了。

千晓声仔细看了一眼,心道一声巧了。

这姑娘她认识。

常尔岚。

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她从喻建安手里救下来的那个小可怜。

这倒霉孩子怎么又撞上这种事儿了。

千晓声这人最见不得小姑娘受委屈,浑身的血液蹭蹭蹭地往脑袋上冲,咬了下牙根,勉强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

给她通风报信那姑娘有事先走了,现在她就一个人,还是要悠着点来,看看情况再行事。

一二三四五。

那边有五个人,四个都没穿校服,唯一那个穿校服的也不是他们学校的。

千晓声眯着眼扫了一下这五个人的脸,确定是真的都没见过,非常陌生。

别校的地痞混混是怎么混进来的?

既然不是自己学校的,也没对那女孩子有动粗的意思,千晓声觉得自己要先上去把人家一个过肩摔了,也不太好。

她走过去,打算先谈一谈。

“在我的地盘上堵人家一个小姑娘,各位,什么意思?”

常尔岚抬眼,看到千晓声的时候怔了两秒,忍了半天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哟。”

“千姐来了。”

“果然果然。”

“我就说随便抓个小姑娘就能钓出个千姐吧!你们还不信。”

旁边四人叽叽喳喳,为首那人没说话,只是朝后退了两步,走近她,低头看了她一眼,咧开嘴笑了一下。

“是这样,我呢,听我兄弟说,这八中历来有个一姐,特别能打,是吧?”

“我那兄弟前几天在你这呢受了点委屈,我这作为大哥的也不能不管,顺便倒也想见识见识,这位一姐到底有多厉害。”

“这要是我赢了呢,我也不为难你一个小姑娘,你就给我兄弟去道个歉就行,你看怎么样?”

这位大哥说话语气也还算挺好,就是边说边脱了自己外套,就剩里面一件背心,露出自己一身的肌肉,很有点秀的意味在内。

他抬了点下巴看着千晓声,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牛逼这局我肯定赢定了你不如先给老子和老子兄弟认个错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千晓声也算是明白了。

他们本来也没打算对常尔岚做什么,就是作为一个拿来钓她出来的诱饵。

千晓声也根本没空去想他兄弟是哪个被她曾经打得满地爬的小废物,也不在乎。

她只是舔了一下唇,相当轻松地笑了一下。

“那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肌肉大哥像是没想过自己会输的样子,顿了一秒后非常大大咧咧道:“输了就随便你定。”

喔,性格倒是真的还不错。

千晓声弯了下眼:“那就多有得罪了。”

“没错,就是香草味的,麻烦了!”

千晓声接过了一个香草味的冰激凌,走回去,递给坐在长椅上的常尔岚:“吃吧。”

刚刚花了五秒把那脸上写着老子最牛的肌肉大哥放倒之后,千晓声也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要了十块钱去给常尔岚买了个街边冰激凌车里的冰激凌。

说实话,千晓声觉得那位大哥本性不太坏,就是脑子傻了一点。

但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花点钱哄一哄总是要的吧。

千晓声侧头,看着一直在小声抽泣的常尔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接了冰激凌也没直接吃,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千晓声觉得经过这两次事情,八中大概是要被这姑娘彻底拉进黑名单里了。

她顿了一顿,问:“之前有过这种情况吗?怎么没来找我?”

常尔岚擦擦眼泪,摇摇头:“没有没有……这大概算第一次。”

她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们。”

千晓声叹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没得罪他们,他们是来找我麻烦的,你就是单纯运气不好而已。”

常尔岚咬着蛋筒边,眨了一下带着眼泪的睫毛,和她说话语气相当小心翼翼:“那,谢谢千、千姐。”

她连称呼都叫得不是特别顺,说完后又低了点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千晓声注意到她仍然有点发颤的指尖,在心里又叹了口气:“你家远吗?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家……挺远的。”

千晓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顿了顿,接着不留痕迹地抬头,笑了一笑,“没事,我也刚好有空,走吧。”

常尔岚拿着冰激凌,有点发愣地看着千晓声。

千晓声上去拉她另一只手的手腕,弯了下眼,笑得相当温柔:“走了走了,帮我指路。”

常尔岚没骗她,她家的确是挺远的。

等到千晓声送完常尔岚回来,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复读班也已经下课半个多小时了。

千晓声在锁住的高三十四班站了片刻,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秦七韶站定脚步,望着眼前的人,思考着下次是不是要绕远路回去,不再走这条巷子了。

对面的老熟人喻建安叼着根烟,见他身后空无一人,相当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哟,这不是我们的新同学吗?”

“这是怎么了,怎么没人跟着保护你了?”

他非常贱的,像是故意要戳他痛处似的提了一句,“看来咱们千姐也不是特别喜欢你嘛。”

秦七韶毫无被挑衅了的样子,面无表情问:“有事?”

“可不是嘛。”

“新同学,你不如自己数数,你仗着我们千姐狐假虎威过几次了?这账是不是也该清一清了?”

秦七韶听他一口一个千姐地提,稍稍皱了一下眉。

他朝后面扫了一眼,喻建安今天就带了两个人,比上次还少。

但他在心里稍稍估算了一下敌我实力的差距,还是打算直接跑。

喻建安身边一个烫了非主流黄毛的小弟走近他一点:“你在看什么?”

“等千晓声?”

他冷着声笑,伸手就要去拽秦七韶的领子,“你放心,千晓声她不会来了。”

秦七韶忽然收住正在规划逃跑路线的目光。

他用了点力,扣住那人伸过来的手腕,眼神骤然冷下来,声线却依旧很平稳:“你们做什么了?”

非主流黄毛咧嘴,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你觉得呢?”

秦七韶手上一个用力,将非主流黄毛的手腕向后一扳,迅速侧身将他狠狠摔在地上,退后两步,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堆尚未分类的垃圾。

他不动声色退后两步,对上对面喻建安的目光,重复了一遍:“你们对她做什么了?”

喻建安大概也没想到他还真有两招,愣了愣神,连嘴里叼着的烟的烟灰没来得及抖,也没回答上他的话。

秦七韶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没得罪过人,自然没打过架。

但这没打过架,不会打架,也不代表,他不能打架。

秦七韶稍稍咬了一下后槽牙,眼里的目光冷得像是三尺冰柱。

不过说实话,打架这事儿,除去像千晓声那样学过专业格斗技巧的,往往就是比谁人多,比谁更能发起疯。

对面三个人,他一个人,从气势上就输了一半。

更何况。

秦七韶一瞥眼,对面喻建安旁边另一个理了个板寸的混混不知从哪儿抄来一根木棍,看样子是因为自己兄弟被摔,真的恼了。

“想知道,想知道就去医院里见吧!”

这发疯程度,秦七韶自觉也未必能赶得上。

这种情境下,输赢自然就比较明显。

但秦七韶也没动,只把手伸进校服口袋里,表情相当平静。

他看着板寸拿着木棍一点点走过来,眼皮都没眨一下。

只是在即将落在他身上的前一刹那,木棍被人在空中握住。

秦七韶眉骤然一松,往后仰了仰躲开一点。

但看到来人的时候,又皱了眉。

是千晓声。

她没转头去看秦七韶,牢牢地把木棍握在掌心,死死盯着那板寸,握着木棍的骨节都发出咔拉咔拉的声音。

她的目光里是秦七韶从未见过的神情。

在秦七韶的印象中,他从来没有见过千晓声生气。

她脾气好像一直都挺好的,偶尔在学校里看到过她两次,和朋友在玩笑打闹,路过的人也会和她打招呼,看起来人缘也相当不错。

哪怕是上次在这条巷子里把喻建安打了,似乎也没有真动起怒来,最后还笑眯眯和他们说了拜拜。

但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每根发丝儿都在噼里啪啦地爆着火花。

秦七韶莫名地脑子里跳出八个字。

横尸遍野,血流漂杵。

对面喻建安见千晓声来了,愣了,下意识脱口道:“千、千姐?”

千晓声眯了一下眼,压着声,像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才骂出了一句脏话:“操,你活的不耐烦了吧喻建安。”

喻建安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三秒后像是意识了到什么,直接把烟丢了,转头就跑,留在巷子里一句回荡余音:“撤撤撤——”

千晓声也没去追。

她把手里的木棍空掷在地上,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过头来。

秦七韶怔了一怔。

她刚刚身上方才的一切想要屠杀全场的戾气尽数散完,只剩下一团和气,温温柔柔罩在她看他的眼眸里。

她弯了弯眼,甩了一下被震得有点麻的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喘了一下气,半晌后抬起眼,眸光亮晶晶地看着他。

“对不起啊秦同学,我来晚了。”

延伸阅读

靓装佼人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gi5l.shtml
暂无

卓晨自动化设备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dm56.shtml
您好!很高兴能与贵公司联系,希望能对您的工作有所帮助。我公司代理国内外工控、配电等产

润泽环保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gqnp.shtml
潍坊润泽环保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专职环保设备制造

古都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p3yg.shtml
古都工艺品总部是一个集科研、生产、销售各种重量级瓷器的现代化企业。公司在继承和发扬古

中意麻辣烫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i66.shtml
中意麻辣烫选用上等的制作材料,健康又有特色,中意麻辣烫市场火热。中意麻辣烫加盟注重饮

凯亚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d5e5.shtml
东莞市凯亚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生产各类家庭纺织品的民营企业.公司现占地面积1万多平

通风玻璃钢风机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p14k.shtml
玻璃钢风机塑料防腐风机玻璃钢酸雾净化塔PP废气处理塔玻璃钢离心风机玻璃钢轴流风机玻璃

康福号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g6ah.shtml
康福号铁路便当以其独有的配方,稳定的质量以及不断的更新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康福号铁

嘉柏俪香薰化妆品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gb7h.shtml
嘉柏俪香薰化妆品因为有专门业的科研团队,也一直在进行新品的研究,现在已经推出了很多不

欧卡斯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restorationfirearms.com/6ivc.shtml
欧卡斯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重庆欧卡斯洗染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品质成衣干洗,国际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找Notch之旅第7章在线阅读

    被训的男生有些难堪,哪里冒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人?逞英雄啊?无聊不无聊?他也不想和眼前的人起冲突,犯不上。为徐凉凉和别人发生冲突,凭她也配,哼!“哼!”转过头就调头离开了。蹬蹬蹬……信号灯发出声响,那边的车子已经动了起来,徐凉凉有些恍惚,她的脚刚刚落地又被人拉了回来半步,她的手还被人拉着,她不由得多看

  • 攻略目标重生了第二章

    冉晴一拳揍过去。这久别重逢打招呼的方式还蛮奇特的。幸亏安东反应快,瞬间伸手挡住,同时把人往前面一拽,把她胳膊反扣在身后,冉晴还不服,死命挣扎,小脸儿憋得通红。安东没客气,手上力道不小,侧着头看她:“疯了你,真不认识我了?”冉晴回头瞪他,发现还得仰着头,角度不够有威慑力,于是踮起脚企图跟他平视:“我打

  • 被总裁意外标记了第10章在线阅读

    随着大道一路走进地灵城,地灵城城里现在人并不多,零零散散的有几个玩家,现在开服半天就冲进二级主城的毫无疑问都是**高手!来到地灵城中心广场,职业进阶处坐着各种职业进阶的导师,走到剑士导师前面后恭敬的打个招呼:“您好,我想成为一名剑士。”导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看他弱不禁风的样子,我真的怀疑他能不能拿

  • 异世界的勇士竟然是魔王亏大了

    易震豪躲是能够躲过的,但他不能躲,一躲宁琬就会摔倒。不得已,他只能当个人肉垫子,被宁琬扑倒在了地毯上。这一倒下,宁琬虽然不跳了,但却叫得更欢,而且双手开始乱抓,甚至在易震豪的脖子和胸口都抓出了血。似乎觉得抓易震豪的身上比起抓自己身上的烂裙子更有趣,宁琬竟然越抓越来劲,甚至还把易震豪的上衣都撕烂了。“

  • 疾风勇者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吴四丫出生于1978年末,那一年发生的大事,她直到上中学后才了解。张丽娥生了三个儿子,就盼着来个女儿。这一次她终于得尝所愿。吴四丫满月那天,范婶一大早就送来了鸡蛋红糖。炕上躺着的小娃娃哼哼呀呀,裹着小脚的姥姥盘腿坐在炕上瞅着外孙女乐。范婶呵呵一笑,“姥姥呀,你们家人真是与众不同,人家别人家都盼着生儿

  • 我是大工匠第10章在线阅读

    那姑娘身纤体细,个子不高,面容稚嫩,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穿比普通女孩要好看些的绿色绸衣,头上扎着“∞”形状的辫子,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但比起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似乎又少了几分高贵气质。白墨来到她身边,便问:“姑娘,请问皇宫怎么走?”女孩闻言扭过头来,她上下打量了白墨一番,问:“你难道是想要去救

  • 在选秀综艺说相声仙子姐姐是皇帝?(求收藏,求鲜花)

    “仙子姐姐听说过我的名字?”看到瞬间翻脸的白衣女子,苏小晨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自己似乎没有得罪她吧。“原本是没听说过的,只是昨晚听过了。”白衣女子冷漠道:“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是他派你来的?”“仙子姐姐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苏小晨愈发疑惑了。“哼!”白衣女子正欲继续说下去,一道倩影向这边跑来,

  • 影帝开局称霸文娱帝国之武魂世界(3)

    金钱+5金钱+5……叶真强每砸出一拳,脑海中都会传来了获得金钱的声音,对于这金钱,他当然知道重要性,这可是购买装备的唯一途径。龙女呆呆的看着这边,脸上写的都是不可思议,叶真强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这是她绝对没想到的。“这是为什么,他的武魂明明已经被他师父收回了,为什么现在我又感应到了,他体内有武魂存在

  • 没必要的“作者”之不入流的“演员”之这是,穿越了?(求收藏 求鲜花)(1)

    “嗨,小哥,到你上场了。”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将神游天外的李陵拉了回来,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两下的李陵迷茫的抬起了头。只见一个满头金发,人高马大的白人球员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充满了沧桑,两只深陷的眼睛中透露着满满的疲惫,深蓝色的球衣上,一个球衣号映入了李陵的眼中。“41”“诺天王?”

  • 大唐:我!最强天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万花楼前面灯红酒绿,后面却是乌烟瘴气。隔开一条狭窄的街道,是一片低矮的棚户。一股子难掩的臭气过来,让出生之后一直生活在侯府的顾云清差点呕出来。跟着曹暨穿行在狭窄的过道内,到处都有衣衫褴褛的人,或是蜷缩在角落里或者直接躺在地上,顾云清甚至不能辨别有些人是活着还是死了。这就是大梁的京城长安,纸醉金迷之下